高女士最近帮父母买了套二手房,给两位老人安享晚年,但前两天出差回来一看,家里的家具、家电等所有东西都没有了。本以为是遭了贼,但这个“贼”似乎有点特殊,不仅认识,还挺熟。

  高女士:我们到8月9号的晚上回来的,我8月10号早上九点来钟过来看,房门是好的,但是里面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被原业主搬走了,这一点她也承认的,都是她搬走。

  原来,高女士买的是绿地世纪城的一套房子,花了一百四十多万,这套房子是通过网上司法拍卖的形式买下来的,高女士说,当初竞拍这套房子,就是看中房子是精装修,家具家电一应俱全,省的自己再去装修,图个省心。

  高女士:就是图省得去买这些东西啊,拎包就可以入住了。这点省心。它里面的家具软装都有。都有,全都在。包括床啊,洗衣机啊,电视啊,冰箱啊都有,反正我们过来就可以住我就图这一点省心,我就说价格高就高一点,拍过来马上就可以住人,我就省的一个装修,还要通风什么的,还有一个买东西麻烦,我就图这个省心。

  高女士是今年4月份在网上竞拍到这套房子的,拿到房子以后,很快她就办理了房产证,5月份,高女士拿到房产证以后,就陆陆续续地往房子里添置了一些东西,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原房东就打来只电话,说要来家里搬东西。

  高女士:她的意思是说,法院说这些东西都是属于她的,她那里也有一份文件说是属于她的。

  高女士说,原房东打来电话说要来搬东西,她正在外地出差不在家,说好等回来之后双方再见面解决,但等高女士回无锡后,原房东不声不响已经把所有东西都搬走了。

  高女士:8月1号的时候原房主过来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搬走了,而且是翻窗进来搬走的。

  高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在网上竞拍这套房子,在竞拍须知 有个注意事项,要竞拍者要到现场来看,一切以实物为准。

  高女士:你来看了吗?来看了,看了满意了才来拍的,不然的话我不会以这么高的价格拍到这个房子。这个房子如果是毛胚房的话不会值这么多的钱,我们也就是说图省心,我们肯定以为装修软装,房子所拍的东西都属于我们的。还有到5月17号,房产证办下来以后,我就把锁坏掉了,应该从这个时候开始,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属于我的。当初法院给你们拍的时候没给你们列一个清单吗?没有列一个清单。它只是说有一个竞拍公告,晚上的竞拍公告,现在也都可以查得到,上面标的是以实体现场为准,就是看了现场为准。那我们肯定以为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 。

  本想图个省心,没想到变成个麻烦事,让高女士想不明白了,房子明明是自己的,房产证也办好了,怎么原房东可以这样随意进出自己的房子搬东西呢?房子里的家具家电到底是属于谁的呢?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原房东何女士。

  何女士:法院评估单上是没有家具的。评估报告里是说不包括可移动的装修东西,就是所有可以移动的我都可以搬走的,包括门,只包括地砖墙砖还有乳胶漆。

  何女士承认,她当时是翻窗进去搬东西的,但在这之前,她也说了,她是问高女士要房产证看的。

  何女士:她也没有给我看房产证,照理说的话你拍卖成功了,房子是你的,你还有办房产证的时间,在办房产证之前我就有权利到我家里拿我自己的东西 。而且法院有规定在房产证没有下来之前,我是可以到我自己家里拿我自己的东西。她如果之前告诉我五月份办下来了,我会这样进去吗,但是我已经通知她了,你来开门,她不开。我8月1号进来的,我在房子里给她留了纸条了,我要把我自己东西搬走。

  看来双方是有误会在里面,碰到这样的问题,记者也帮忙咨询了律师,律师说,要弄清楚这些物品的归属,还是要看当时司法的评估报告。

  金渠律师事务所 祁琦:如果评估报告不涉及到这个家具的拍卖,那拍卖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有一个疏忽。或者是司法机关在拍得物的描述方面是否对于这一块有过相关的表述。那如果是房子已经过户到我们名下,那房子当然是属于我们的,那么涉及到里面的一些家具和电器,判断一下是否还是属于对方的,或者是通过拍卖的方式一并转给我们。如果是前者,对方这种方式肯定是不妥当的,但如果动产是属于对方的,那里面存在一些做法的不妥当,但是否构成刑事犯罪还不一定构得上,因为财产是对方的。那如果是后面一种情况,那财产都是归属我们的,那她强行入户那么可能是犯罪。

  记者建议,高女士和何女士见个面,一起去当时的法院去问个清楚,东西是属于谁就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