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高压线、高空坠落 四个月前的他经历了什么?

  四月的无锡鲜花遍地,处处美景,可滨海来的小李却无心赏景,因为他的父亲,从去年到现在,四个月了还昏迷不醒,倒不是生了什么病,而是一次工作中的意外,45岁的李师傅从高空坠落,不幸摔成重伤。

  四个月过去了,李师傅还躺在在101医院神经外科的病床上昏迷不醒,八十多岁的娘在服侍他,不停地为他吸痰,擦汗。

  儿子 小李:都双开颅了,脑子昏迷不清。

  原来,李师傅是位电焊工,去年12月,他跟着一位姓季的包工头,到锡山区大马巷一处工地上搭建彩钢瓦大棚,但在操作过程中,因高压电不幸坠落。

  儿子 小李:就是高空坠落,两边电击到脚,头朝下。高度大概有十米左右吧,高压线离他作业的地方五米都没有。

  意外发生后,涉及到的三位负责人拿出了三十多万,本来小李不用为医药费担心,但没想到,这钱很快就花光了,而李师傅还没醒过来,而且这三位负责人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儿子 小李:两个老板不出面,一个老板是当地出事的工程老板,他说钱我给,但是不能光我一家给,就这样扯皮,大概一个多月。

  分包负责人 季先生:不是被高压电打下来的嘛,我觉得都是大老板的责任,因为他违反了电力法了呀,这个责任公司担,因为他违反了电力法,他不是高压电下面,是不允许施工的,我们是干活的,我们也不懂高压电。

  原来,小李所说的大老板姓贺,他把工程交给了罗先生,而罗先生又把该工程分包给季先生,李师傅则是季先生喊来的工人。出了这个意外后,贺先生拿出了二十多万,其余两人分别拿出了几万块。但贺先生认为这事不该他担全责,所以他一纸诉状把另外两个老板,甚至李师傅都告上了法庭,要求这笔医药费根据责任四人分担。为此,目前也就造成了,小李不仅要为父亲的病情担心,还面临医药费“断档”的尴尬。

  儿子 小李:送到101医院,然后在ICU那边大概待了一个多月,然后转到脑科的,转到脑科之后因为当天欠钱不让转上来,后来去跟老板要钱补齐了,然后当天下午,一开始主治医生跟我们说,说我们家又欠钱,欠钱一万五了,然后目前还欠医院十万块钱 而且他现在还要治疗。

  三方老板为李师傅的医药费忙着分清责任,打官司,但小李愁的,则是如何筹到钱,赶紧让父亲的医疗继续下去,让他早点醒过来,为此,小李恳请电视机前的好心人,能否伸出援手,来解决他的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