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宜兴周铁镇的闵女士正在单位上班,突然接到了家里的来电,电话里传来了女儿的哭喊声,说她被绑架了,闵女士一听,顿时慌了神。

  闵女士:那天上午十点十五分左右 我接到一个电话 显示是我的家庭号 电话一通 我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 老妈我出事了 你快来救我 我就问她出了什么事 我用宜兴话讲 她就哭 说我被绑架了 再问她在什么位置 她说她不知道 搞不清楚

  家庭号码、女孩的声音、被绑架、哭声,突如其来的状况让闵女士几乎立刻断定,电话里说话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儿。

  闵女士:我说你让你旁边人和我说 然后就一个男的和我说 听起来是广东的口音 他就说 你女儿在我这里的 你准备30万来赎 没钱 我女儿就有生命危险 我是想即使给了钱 我女儿也不会回来 一般绑架都是这样 我就叫我同事帮着报警 和他拖时间

  心系女儿安全的闵女士慌乱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报警,一边和对方保持通话,一边用笔和纸向身边的同事写下求救信息。

  宜兴周铁派出所民警 夏雷明:当时接到110指挥中心报警 在乾丰锻造 职工的女儿被绑架了 我们接到指令之后迅速出警 到达之后 报警人在车间 他带着我到当事人所在的办公室

  闵女士:先是叫我准备30万 我说我没有 他就说先汇两万块钱来 保证你女儿的生命安全 我又叫我同事去找那边的主任 主任帮我联系周总 我一边通电话一边到周总办公室 假意问周总借钱的时候 民警就到了现场了 之后就民警一直在现场指导我怎么和他通话

  由于案情不明朗,民警到达现场后每一步都处理得十分谨慎。

  宜兴周铁派出所民警 夏雷明:尝试打当事人女儿的电话 处于屏蔽状态 打不通

  闵女士:我女儿每天从周铁6点45分的241班车 到屺亭的某单位 转车103的歧亭社区 就每天固定的时间 担心的就是转车的时候 因为在那个地方下车 要往南边十字路口走一段路 才到103的站台的

  初步了解情况之后,民警示意闵女士继续和对方通话拖延时间,为了确定绑架电话的真实性,民警想办法与闵女士女儿的单位取得联系。

  闵女士:然后等了一会儿 他又打电话过来 问钱拿到了吗 我说马上手机要关了 然后他又说你去街上买充电宝 我说我不懂 我说要多少钱 我说我身上没有钱 他说你不是拿到两万块了吗 你就拿这两万块去买 我说买了就少了 不满两万了 他说没事

  对绑架金额一再退而求其次,绑匪言语间流露出的急切感让民警和闵女士开始起了疑心。

  宜兴周铁派出所民警 夏雷明:他是762的号码 用亲情号码打的 联系不到她女 再通知当地派出所 联合我们周铁民警和她的家属赶到单位 发现女儿正在食堂吃饭 否定这起绑架案 确认这是一起新型诈骗案

  民警确认了这是一起诈骗案,闵女士接到的来电显示是家庭号码,是骗子采用了软件进行改号的手段,而闵女士女儿的电话无法呼入,则是犯罪分子的新型作案手段,以此造成失联的假象。至于闵女士为什么断定电话里听到了女儿的声音,一方面,由于对方讲话内容过短并且是普通话,而她女儿以前在南京上学,在家也经常说普通话,另一方面则是闵女士过分担心造成的潜意识判断。

  宜兴周铁派出所民警 夏雷明:像碰到这种案件 第一件事就是不要慌 第二要及时和自己的子女联系 联系到本人 或者单位的同事 之后再和110指挥中心或当地派出所报警联系

  民警的及时处置,有效阻止了一起电话诈骗案件的发生。警方提醒,平时生活中接到任何的陌生电话涉及到金钱,就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急于听信对方的话,这很可能是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