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夏港街道的沈女士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心爱的手镯在一家西餐厅用餐时不慎丢失,跟餐厅多次交涉都没能得到一个结果,无奈之下,她只能告上法庭来讨个公道。

  3月8日晚,沈女士和一群姐妹聚会,大伙在一家西餐厅聊天说笑。席间,沈女士拿出一个价值7万多元港币的名牌镶钻手镯给朋友们看,并告诉他们,手镯的链接处出了问题,需要拿去修理。

  沈女士丈夫 戴先生:然后正好我女儿要小便 就带了她小便回来 也吃得差不多了 就整理整理东西就走了 因为手镯是金黄色的 灯光也比较昏暗 桌布颜色也差不多 所以看不太清 没有全部理起来

  回家后,沈女士并没有立刻检查手镯是不是在包里,直到第二天一大早,她才发现手镯不见了,于是赶紧打电话到西餐厅请求帮助寻找。

  西餐厅经理 刘某:我们一听数额比较巨大 就马上帮她找 之后一直没有找到 但后来我们就报警 查监控 翻垃圾桶 翻沙发 都帮她找过了 也一直没有找到 后来查监控 有服务员看见了 

  酒店监控显示,收拾沈女士这张餐桌的正是服务生朋某,当她发现手镯后拿给了隔壁桌的张某询问,张某看过后就放在了桌上。由于监控清晰度有限,又存在拍摄死角,因此并不能清楚地看到之后发生的事情。

  西餐厅服务员 朋某:我在A02收台 收着收着就看到那个东西 然后我就递给A03的张某 我就问她这个东西是真是假 她说她也不清楚 我就把那个东西给她看了 就各自忙各自的了

  沈女士认为,服务员看到手镯却没有妥善保管,随意摆放所以才最终导致手镯丢失。

  沈女士丈夫 戴先生:我说你没有看到也就算了 你现在是看到了 看到了你的服务员没有处置的权利 如果没有能力辨别真假 交给你们老板 放在吧台 明天我们自己来拿 你不管它是7块的 还是7万的 还是7百的东西 它是我的东西 你这点义务还是有的对不对 

  然而,餐厅却对此事持相反的态度。

  西餐厅负责人 王某:服务员看到的时候 他是放在残留的 剩的垃圾堆里的 一个破的东西 这些东西 小孩玩的玩具也很多 经常有 都往桌子上一扔 我们以为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 所以就没有去帮他保管 就放在桌子上了 

  西餐厅经理 刘某:我们也是很无奈 因为明明不是我们遗漏的 餐厅本来就比较昏暗 因为是西餐厅 而且当天是3月8日 客人非常多 对方7点多钟用完餐的时候 还有一半多的客人还在用餐 而且很多桌子都还没收 我们所有服务员在收台 也非常忙 

  法官也当庭询问了两名服务员的学历、收入水平情况,一个是中专毕业、一个是高中毕业,月收入都不超过五千元,她们也都表示,并不认识卡地亚品牌。

  承办法官:落在饭店的镯子到底是遗失物还是丢弃物 可能从原告的角度来讲 原告认为这是一个贵重的遗失物 但是从被告的角度来讲 被告的服务员 从她的学识也好 见识也好 她可能认为你这个镯子是不要的废弃物 所以她没有及时进行保管

  另外,法庭调查发现,沈女士提供的这个卡地亚手镯的发票和POS签单并不是其本人所签,原告也无法陈述出POS签单的真实姓名的全称,只说是一个王姓亲属所赠。因此,法庭最终认定,现有证据只能证明原告丢失的是一个黄色的、断成两截的镯子形状的装饰品。在法官对双方进行大量的调解后,西餐厅最终答应补偿沈女士3000元的损失。

  承办 法官:如果原告遗失的真的是一个价值六七万的卡地亚的镯子 那么原告本人对这个贵重物品的遗失是负有很大责任的 贵重物品本人要负到及其高的监管义务 保管义务 你不可以 随意落在桌子上 他对镯子的遗失是有很大过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