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城市当中,很少有人不知道微信红包,更有不少人都抢过红包。就是这么一种新型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方式,却在不经意间被一些赌徒当做了赌博工具。

  被告 邵某:微信红包有很多种玩法,有谁最小发,还有就是像我这种只能发不能抢,还有就是大家都可以抢的,大家都可以抢的容易作弊。

  微信红包是近两年来流行起来的新事物,将传统讨吉利、表心意的实物红包,通过更方便快捷的网络来相互传递,更符合现代信息社会人与人互动交往的需要。而刚刚邵某讲的诸多玩法,却把“抢红包”当做了一种赌博工具。

  锡山区检察院:2017年2月的时候,邵某和季某两个人事先准备了大约30万的流动资金存到银行卡上,再创建微信群,然后把自己买的大致是八个微信号放到自己的群里面,制订群规则,规则就是只允许我的微信号抢红包,其他赌客加进来只能发红包。

  赌客进来只能发红包不能抢红包,按理说这种只赔不赚的事情傻瓜都不会做,怎么能吸引到那些精明的赌客乐此不疲呢?双方又究竟是怎么赌的呢?

  被告 邵某:我们是一个对赌模式,你发包我抢包,我抢到你种的雷我输了我给你钱。

  那么邵某口中的雷又是怎么回事呢?

  锡山区检察院:发红包的时候在自己的红包上,平时恭喜发财之类的用语把它改掉,改成0至9的数字,随意改。然后红包个数是要求5到6个,拼成这种小包,如果两个被告人他们的专门用来抢红包的八个微信账号抢到的红包尾数跟赌客发的红包上标注的数字是一致的,意思就是中雷了,然后就按照群里面的规则,多少倍就赔多少,中不同的数字或者中一个数字还是两个数字,它的赔率是不一样的。

  就这样,邵某伙同女友季某,在锡山区羊尖镇的一处房屋内,足不出户,也没有赌客上门,静悄悄地利用手机、电脑等现代通讯工具,搞起了一个涉案人数、金额都相当可观的赌局。

  梁溪区检察院:他们以这个手法,开这个局,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整个账户的流水,就是八个专门用来抢红包的微信账号的流水达到了一千八百多万,从这八个微信账号上提取现金进入他们所使用的流转的银行卡是一千六百多万。

  目前这起涉赌案件已经公安机关侦查完毕,进入诉讼阶段。阿福奉劝那些一门心思想利用新事物、新噱头来开展赌博活动的人脑筋 再好也不要用在违法的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