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的徐阿婆今年69岁,古稀之年的她最近一不小心滑了河里。不幸中的万幸,徐阿婆随后被闻讯赶来的村民救了起来。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现在的徐阿婆不光高兴不起来,反而却是愁容满面。

  徐阿婆:

  我就是说,他比如说跟我一起出院,他也用掉四千九,五千、六千没关系,有个准确数字的。这我也不用麻烦别人,我老太婆交不起,我喊儿子帮我交,现在天文数字了,叫我到哪里去拿这笔钱。

  镜头前的徐阿婆是江阴人,今年69岁。她现在之所以会为了一笔钞票发愁,还得从她最近碰到的一次大惊吓说起。

  徐阿婆:

  8月29号上午9点不到,我正好田里锄了草回来,我想去洗手,就走下去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一点停留都没有,走下去直接滑到河里。

  徐阿婆落水的时候,正好被一位同村的妇女看见,由于自己不会游泳,这位妇女情急之下只能大声求救。第一时间赶来的是老汉陈中明。

  求救村民:

  后来这边一个老头跑过来,他说我来救,我会游泳的。我只知道去喊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下去的。

  虽然第一时间下水去救徐阿姨,可惜陈中明老人今年已经76岁了,结果一下水自己也变成了溺水求救者。

  村民:那个老头下去以后,这个阿姨已经在河当中了。他有没有下水?下水的,没游起来,一直在水泥板那里,这个老阿姨是这个老伯下去救上了的,他救了两个的。

  这个时候村民陈小渡就成了两位溺水者的救星。他也是听到叫喊声赶过来的。

  救人者 陈小渡:

  她就剩头发漂在水面上,人已经沉下去了,总归先救在河当中的,再救老头。老头就在河边,一开始也下去救人的,反而变成被救,我不回来两个人都死掉了。

  据村民们讲,徐阿姨落水的这条河虽然看上去不大,不过却蛮深的。如果不会游泳,落水者极有可能发生危险。

  救人者 陈小渡:那个阿姨在那里,已经在那里了。陈老汉就在这里。他的手不会抓住驳岸吗?他身都不会回,按理说就在这里,只要转身爬起来,如果不敢游出去,结果是这样,在往下沉了。

  总算关键时刻来了救星,在同样上了年纪的村民陈小渡的奋力救援下,徐阿婆和陈中明先后被救上岸。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有点出人意料。

  徐阿婆

  :碰着什么尴尬事情,就是那个老头来救我的,就在水泥板那里,没游过来。后来跟我一起送医院的,按理说应该我比他严重,我像已经死过一次了,结果我到了医院里五天就出院了,他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八九天,到现在有没有出来还不知道。按照他们的说法是肺里呛了水。

  救人者没救到人,反而变成了被救者,而且受到的伤害还更重,这就让原本简单的施救关系变得复杂起来。

  徐阿婆:

  那天那个老头的媳妇打电话要我们交五万块重症监护室的钱,然后重症监护室还要转到普通病房,还要叫我交钱,我已经在医院帮他交掉六千块钱了,我自己用掉五千少一百,四千九。

  之后阿福联系到了陈中明老人的儿子。据他讲,目前他父亲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不菲的医疗费用成了当务之急。按照他所了解的法律法规,他父亲的医疗费用似乎不应该由他们家承担。

  陈中明儿子

  :见义勇为引起救助人住院产生的费用应该是由被救人或受益人承担,如果受益人没有能力承担,由医保,村、镇、县一级人民政府有一笔基金来支付。就是肺炎了,肺部呛到水,医生说引起肺炎,现在重症监护室已经出来了。现在涉及到多少费用?现在还没有出院,还没结的。已经有多少费用?重症监护室四万八千多。

  那么陈中明老人这样的情况在法律上到底有什么说法,阿福又咨询了一下律师。

  法舟律师事务所 鞠爱军律师

  :虽然老伯没有救助到老太,但是他这种行为是因为老太的因素引起的,我判断还是可以要求老太一方来承担部分他的损失。我建议他们还是协商为主,然后可以通过向公益部门来申请一部分救助资金,另外可以呼吁用一些众筹或募捐的方式来弥补老伯的一些损失。

  陈中明的儿子还告诉阿福,他们拨打了12345的热线电话,相关政府部门已经出面跟医院商量,开通了绿色通道,暂缓收取陈中明老人在重症监护室的医疗费用。当地村委、派出所也在积极为老人申请见义勇为基金。不管怎样,为他人抱火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这才应该是一个社会应有的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