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有一个重庆的毛丫头小刘到无锡来玩,刚到无锡就认识了新的朋友。都说朋友多了好办事,但这个朋友却是真真实实的“坏朋友”,她报警说被人性侵了,怎么回事一起来了解一下。

  上海铁路公安处无锡站派出所 李坤:本月26号上午八点零四分,我们派出所接到市局110指令,称南广场某酒店406房间有人有危险,可能疑似遭到强奸。

  等到民警赶到现场的时候,酒店服务员已经在门口,屋内不断传出一位女子的啼哭声。

  上海铁路公安处无锡站派出所 李坤:

  旁边站着一位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短裤的男子,旁边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子,衣衫不整。

  这名哭哭啼啼的年轻女子小刘就是报案人,她告诉民警,她坐着朋友魏某的车子从重庆一路玩过来,25号的凌晨到了无锡,结果魏某临时有事急匆匆就离开了无锡,留下的小刘一个人。

  上海铁路公安处无锡站派出所 李坤:

  女子觉得只身一人没有意思当天朋友就帮她订购了26号凌晨回重庆的火车票,当晚七点多钟,通过手机软件陌陌结识了另一位本地男子。小刘结识的这名男子王某在酒吧工作,两人相约着到王某工作的酒吧去喝酒,因为当晚王某所在酒吧的老板过生日,有免费的酒水品尝,小刘欣然前往。

  上海铁路公安处无锡站派出所 李坤:

  当天饮酒聊天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王某通过各种借口把朋友支开,两人答应一起在王某四点钟下班后在酒吧街附近的川香食府吃了夜宵。

  吃好夜宵已经是早上六点多种,这个点距离小刘乘坐的火车开车还有一个多小时,这时候体贴的王某就提出送她回酒店取行李。

  王某:吃完,我说时间差不多了,等会我送你吧,她说可以,我俩就过来了。

  小刘:进了酒店我就换鞋子,把东西收拾准备走,结果她把行李抢过去,我开门走的时候,不让我走,我给我朋友打电话,他把我手机抢了不让我走。

  小刘感到事情不对,想逃脱,但是王某已经把门反锁,直接把小刘扑倒在床上,小刘拼命反抗,抓挠王某。

  上海铁路公安处无锡站派出所 李坤:

  女子在锁骨位置后颈部,锁骨是咬伤,后颈部抓伤,男子上半身不同程度,主要集中在脖子,前胸,不同程度抓伤。

  任凭小刘怎么反抗,王某最终还是得逞了。

  上海铁路公安处无锡站派出所 李坤:

  期间采取了暴力和威胁手段,对其性侵共计三次。

  民警后来在调查中了解到王某是陕西人,今年28岁,之前因为强迫卖淫被判过有期徒刑6年,今年年初才到无锡的一家酒吧从事营销工作,目前王某已被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