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房产需证明太公太婆已去世 这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的另类证明再现江湖?

  经过政府推行简政放权过后,证明“我妈是我妈”的尴尬事情少了不少,不过市民蔡先生告诉记者,虽然少但他碰到了一个类似的尴尬,“如何证明堂弟的太外公和太外婆已经去世”。算二十岁一代人的话,这“二老”也要过百岁了,不是活成百岁老人就是早已过世,这还需要证明吗?据说这是法律程序,但是道理归道理,这两个证明可把蔡先生给愁坏了,一起来了解一下。

  蔡先生:以后怎么证明这套房子是他的呢?现在我们还能弄的动他,还好证明这套房子跟他有关,如果时间拖的越久,这些材料更加难办。怎么办?就是因为他有个保障呀。

  看到眼前的小峰大家就会明白了,原来小峰虽然已经三十三岁,但是他从娘胎里出来,就是个智力二级的残疾人,靠低保过日子。更可悲的是,几年前,小峰的父母陆续过世了。

  蔡先生:我堂弟的父母走掉了,他娘生的癌走掉了,然后他的父亲想不穿,儿子是傻子,老婆生的又是癌,突然走掉了。他瘫了一年多,也走了。

  小峰是独子,小峰父亲在临终前,把他托付给了自己的侄儿蔡先生,并写下遗嘱,把唯一一套房产留给了侄儿蔡先生。可今年年初,蔡先生准备去过户房产时,却发现,麻烦一大堆。

  蔡先生:我叔叔生前留下遗嘱,这个房子留给他一半,再我一半,作为我要养他儿子的。那么牵涉到很多法律问题,蔡人希(叔叔)的所有证明我都开好了,剩下我婶婶,张国英这边的那些材料,欠缺了一个。张国英(婶婶)的爷爷奶奶的死亡证明我开不到。过世的比较早,是历史问题,四几年的时候就走了。

  大家肯定有疑问,既然有了遗嘱,拿着遗嘱去过户不就可以了吗?干嘛还要开这么多证明?其实是因为小峰的母亲比他父亲过世早,当时没有遗嘱,更加麻烦的是,小峰父亲虽然有遗嘱,但是属于赠予遗嘱,超过有效期了。那到底该怎么把房产过户到蔡先生以及小峰名下呢?

  蔡先生:立下遗嘱过后有个有效期,遗嘱在他死亡过后两个月之内,凭这份遗嘱到公证处去办理房屋过户,是有法律效应的。但是超过两个月,他们那边就不受理了,只能通过法律来证明这份遗嘱是有效的。你们那时候为什么没有去办呢?因为那时候我们想不到那些呀,想想房子,他父母的,给他就可以了呀,因为我们不了解呀。

  蔡先生讲,目前他只好依法到法院申请起诉,证明这份赠予遗嘱有效,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半年跑下来,证明材料办了二十多份,但依然还有一份材料没办到,而且能办下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蔡先生:我到法院里去交材料,立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我的材料一份份交上去,讲还不够,必须要这个材料。

  原来,小峰的母亲是2013年过世的,当时她没有留下遗嘱,按照法定继承的规定,小峰娘的遗产除了小峰父亲、小峰可以分以外,还有小峰的外公外婆。可当时大家都没有这个意识,所以没有去办理,更麻烦的是,一年后,也就是2014年,小峰的外公去世了,这样一来,按照顺位继承的原则,小峰外公的遗产份额又落到了小峰的太外公太外婆头上。

  蔡先生的母亲:我父亲七岁就没有父母了,你叫我们到哪里去(找)。我们到派出所去调的,派出所说我们只拦到52年,我父亲是1937年生的,你太公太婆是什么时候去世的?1944年。从哪里查到的呢?因为是她的爷爷奶奶,她知道的呀,1944年我父亲七岁呀。

  蔡先生:我已经问过律师、派出所,他们都说,我们建档是52年到54年才建的,之前的档案都没有,所以这些材料,派出所不能开。居委里说,居委2000年才刚成立的,六十几年前的东西,他们也不好证明。

  原来蔡先生母亲和小峰母亲还是亲姐妹,所以蔡先生和小峰,既是堂兄弟又是表兄弟,所以小峰的太公太婆,也就是蔡先生的太公太婆,如何证明这一百多岁的“二老”早已不在人世呢?蔡先生实在没招了,他讲,为了这套房产,他跟小峰爷那边的亲戚协商,再跟小峰娘那边的亲戚沟通,目前双方的亲戚都承诺放弃继承,不仅如此,各种证明材料也办理了一大堆,但就这两份材料,他实在无能为力了。那么,蔡先生该怎么办呢?记者咨询了正太和律师事务所的李洁律师。

  正太和律师事务所 李洁:首先要明确如下:任何自然人如果去世之后,按照法定继承的话,第一顺序的继承人,是配偶、子女和父母,按照这个纠纷里面,作为他母亲的财产来继承。继承的话要分给他母亲的父母、母亲的配偶和母亲的子女,也就是蔡力峰的外公外婆、他的父亲,还有蔡力峰本人。那么他们这些继承人都享有平等的继承权利。

  李律师讲,尽管普通人觉得,证明这些有点可笑,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讲,这是必须的。但如果实在找不到证明的话,李律师表示,还有另一种途径可以来解决蔡先生的烦恼。

  正太和律师事务所 李洁:法院要求蔡力峰提供,他太公太婆已经去世的证明,这个呢确实是必须的材料,但是太公太婆已经去世比较早的话,公安派出所那边,也无法找到相应材料。那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可以由太公太婆,也就是由外公同辈分的兄弟姐妹,或者是相应的一些亲属来法院说明,这个是什么时候去世的。这样的话,也可以作为法院进行佐证的证据。建议他可以跟承办法官商量一下,或者是由蔡力峰本人出具一个证明、承诺,后续有任何问题的话,他同意把相应的法定的份额拿出来给相应的继承人。

  案件审理过程中,需要原告补充提交证据,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记者在这里也肯请承办法官,能在法律范畴以内,给予蔡先生一定的指导,以免让人误解“证明我妈是我妈”的奇葩证明又再现啦!希望律师的说法,能给蔡先生一些帮助,能尽快地把问题解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