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多年前的伯渎河,水没有停流,土还在守候,船没有停航,岸还在等候。是泰伯奔吴,带领吴地先民用汗水凿就了第一河。从此,这里不再有荒芜荆蛮,而是有了稻香,有了麦浪。为了深入研究伯渎河与大运河的关系,更进一步明确大运河的起始年代,更进一步认识中国大运河深远的历史遗存和文化底蕴,更进一步挖掘和开发吴地文化旅游资源,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无锡市吴文化研究会在新吴区梅村街道的大力支持下,于12月28日召开“中国运河第一撬”研讨会。

  吴文化专家、学者们认为,中国大运河的历史年代,传统都以夫差公元前486年开挖邗沟年代为始,而今已确证泰伯开挖于公元前1110年左右的伯渎河,早于夫差开通的邗沟的年代,因此应该是隋唐大运河、中国大运河的最早的一段。泰伯开凿了隋唐古运河、中国大运河的第一撬。历史事实表明,中国大运河应该由泰伯开凿伯渎河为始,时间要向前推进600年。

  中国大运河的历史推前600年,对伯渎河文明挖掘和研究,将大大丰富运河文化的悠久灿烂的吴文化内涵,增强我们文化的自信。伯渎河两岸的原生态的自然环境是大运河带丰富而又宝贵的文化旅游资源,对其的开发和利用将有力地推进无锡市运河带的文化建设。

  大运河始建于我国春秋时代。大运河包括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大运河三部分,全长2700公里,27处河道。其中有江南运河常州城区段、江南运河无锡城区段和江南运河苏州段。

  江南运河无锡城区段北起无锡吴桥,经西水墩、南门,南至清名桥,长约6公里。这是干流。而在清名桥位于南门外的古运河与伯渎港交会处,有一支流,名为伯渎河,属中国大运河系。伯渎河是泰伯在3000多年前所开挖的的运河。它西起清名桥,向东流经江溪、梅村、鸿山至苏州相城区的漕湖,全长25公里。

  长期以来,虽然历史文献明确记载,伯渎河由泰伯所开,但由于缺少必要的考古资料,致使难以定论。

  2018年8月,由于无锡梅村新建设工程规划启动,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九条规定,江苏省文物局作了指示,于2018年8月由无锡市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研究所配合梅里古镇二期基建进行了考古勘探。考古勘探发现了无锡梅里遗址。至2019年4月无锡梅里遗址的考古工作取得了丰富的成果。

  2019年7月20日,无锡市新吴区宣传部和梅村街道联合组织了“无锡梅里遗址考古学术研讨成果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发布了《无锡梅里遗址考古学术研讨会专家意见》。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江苏省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上海博物馆、南京大学、西北大学、河南大学、苏州市考古研究所、镇江博物馆、无锡市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研究所以及省文物局的专家,考察了考古发掘现场,观摩了出土遗物,听取了考古成果汇报。经过充分讨论,签名发布了《无锡梅里遗址考古学术研讨会专家意见》。

  意见书肯定地指出:

  (1)无锡梅里遗址是太湖东岸一处重要的商周时期遗址。这与泰伯奔吴的年代基本一致。

  (2)无锡梅里遗址的考古发掘获取了大量的印纹硬陶、软陶、夹砂陶和原始瓷等遗物。意见书指出,无锡梅里遗址内涵丰富,尤其是包括了典型的周文化因素。这与泰伯从周原奔到吴地的事实是相符。

  (3) 梅里遗址主要分布在泰伯庙和新友路之间伯渎河沿河区域,与伯渎河密切相关。

  无锡梅里遗址考古学术研讨成果新发现支撑了泰伯奔梅里的文献史实,也支撑了文献所记载的泰伯开挖太伯渎的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