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两枝梅花独立于顽石旁绽放暗香,挺拔的苍松从顽石顶上探出修长的枝丫,两个小巧的松果从枝丫上垂下,石松之间稀疏竖着几根翠竹,两只红头雀儿在花前石头或停或飞,仿佛发出了欢悦的脆鸣。这是张嘉林2018年夏天刚刚完成的国画作品《岁寒三友》,工写结合,意境深远,整个画面清逸灵动,让人赏心悦目。这幅作品将会参加一场教育公益展览,而这已是张嘉林数不清第几次参加此类活动了。

  张嘉林,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画院院士,如今是中国最具实力派画家之一。他擅长山水画,兼作人物、花鸟,作品曾多次在中国美协举办的历届全国山水画画展中入选和获奖,入编《当代中国名家书画宝鉴》、《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精品集》、《全国绘画实力派作品集》、《跨世纪暨建国五十周年全国山水画大展作品集》等精装本大型画册,发表于《国画家》、《书与画》等全国性画刊。有人曾评价道,他重传统而不为其所囿。所作大幅山水,深厚雄秀,意境深远。所画小幅,多江南雨景,作品空灵清逸之气跃然纸上,充满情趣、耐人寻味。

  并非科班出身的张嘉林,其艺术之路就是一条励志之路,他以低调谦逊的态度,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和绘画天赋,将这条路越走越光明。

  为脱火海埋头自学 水墨画中自有天地

  1953年1月,张嘉林在江苏无锡的大成村中出生,内向而喜欢绘画的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平凡地度过了自己的学生时代。1970年高中毕业后,他进入了无锡钢铁厂工作,开始了对他而言如“火海”一般的职业生活。

  “钢铁厂里不仅是高温酷热,而且还伴有高风险,烫伤、轧伤、压伤的事故教训随时警醒着我,带来了很大的身心压力。”在那时候,绘画就成了他生命中的一股清泉,始终滋润着他、支撑着他。家中院内的盆景花卉,屋外河边的杨柳芦苇,都成了他画纸前的模特,他还经常去图书馆借阅画集画册,博采众长。临摹、写生、阅读,是他自学的坚持之路。

  他真正的入门,却是要感谢一位老师。“到了老师的家里,不是去画画的,而是去看画的。”张嘉林回忆到,那位老师喜欢将画纸贴在门板上站着作画,他就在一旁看。每个周末都去老师那里报到,看了一阵子后,老师就让他带好模具,临摹小人书。在宣纸上打好比小人书上略大的格子,人物故事就在那一个个方格中演绎精彩,铅笔打样,毛笔勾画,刚开始总是涂涂改改没有准头,后来练得多了慢慢地就又快又准。这样的刻苦用功下来,他的观察力、造型力还有手里的素描功夫都大有长进,临摹了几十本之后,他便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只需观察片刻,稍微打个样,就能用毛笔勾画出人物神态动作来,活灵活现。自此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

  入了门之后,张嘉林对于画画更是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工作间隙,他就拿着硬板纸练习写生,不料却被车间的班长看见,班长看他如此“不务正业”,大为光火地训斥了他一通,还将他的画板扔进锅炉里烧了。张嘉林当时敢怒不敢言,但这并没有打击他习画的积极性,他回忆说,他当时宁愿去当个冲厕所的,这样把事情做完后,还能有时间画画。又一次,他趁着休息时间练习写生,沉浸于画中的他没注意身后站着个高个子正在瞧他的画。“画得不错”,一句发自肺腑的夸奖将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是厂里的书记。书记对他的绘画能力表示了肯定,并鼓励他多画画。两个人天壤之别的态度给张嘉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书记的鼓励更是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让他在坚持绘画的道路上越挫越勇。

  从兴趣到实现价值 从国画到触类旁通

  绘画的特长犹如蒙尘的珍珠,一旦被发现后就大放异彩。车间里开始让张嘉林负责出黑板报。画技有了用武之地,张嘉林干的十分卖力,黑板报也出的精彩。一次工会来车间搞宣传,看见他出的黑板报字体隽秀飘逸,图画生动形象,留下了些许印象。厂里缺美工的时候,张嘉林就被调到了工会。

  那时,张嘉林专于画国画,且偏好山水。调到工会后,一个擅长水粉画的小年轻见张嘉林是“半路出家”,心里头不服气,便故意为难他,提议让他来画电影海报。当时厂里头每周放映一部电影,中午晚上各放一次,故而每月要出一幅海报,写好排期,吸引厂里头上千名员工前来观看。尽管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张嘉林还是挑起了担子,他从研究水粉的调色着手,淡色、水色、肉色,在他的不断试验下渐渐得心应手。“打好格子,人就逃不掉了。”张嘉林这么说着,仿佛他笔下的人物都有着鲜活的生命。第一部手绘的电影海报《雅马哈鱼档》成功画完,那效果竟是比外面的还要好看。后来张嘉林还特地拍摄留存了上百张手绘海报的照片,成为了他珍藏的美好回忆。

  改革开放以后,无锡有了电影院,厂里也就慢慢不放电影了。与此同时,大楼上、路面上的广告牌也多了起来。当时的广告牌多为手绘,无锡市里也只有一家广告公司有资格做。张嘉林因一次朋友介绍的机缘巧合,帮忙画写了五、六十平方大小的公益广告和美术字,一天之内就完成的他,做得又快又好。广告公司老板看到他的水平的确不俗,又见过了他画的电影海报照片,就邀请他来兼职作画。不论天气炎热还是下雨,都要求他在2、3天内完成。他说,那时候自己总是身上乱七八糟的颜色多得像个油漆工。尽管辛苦,但是开心。

  他记得第一次用手艺赚到钱,是90年代初的时候给铁路南站写大字标语,3块钱一平方,结算时对方拎了一大摞十元,在面额50元、100元稀少的年代,那一张张十元,让他感受到了实笃笃的快乐。二十年磨一剑,他从自己蒙头作画,到用字画实现价值,一步步都走得踏实、认真。

  首次获奖一波三折 不忘初心传承国粹

  改革开放后,各类美术展览如雨后春笋般冒出。1997年,张嘉林的作品《芦塘烟雨》首次参加市里展出,却遗憾落选。那幅规格不大的画,画的是他最喜欢的雨后江南,朦朦胧胧,芦苇塘边,白墙黛瓦,一蓑烟雨任平生。

  展出时,省里来的一位老师对他的画表达了赞许,说这画没入选实在可惜了,并邀请他去南京艺术学院进修。张嘉林回绝了。尽管绘画小有成就,但他还是兢兢业业地在厂里上班,做好本职工作。1998年,江苏省举办了十一届山水画展,作品统一交到市里,再送到省里评选。仍旧是那幅《芦塘烟雨》,当时无锡画山水的人才众多,在送去的几十幅画中,录选了两个人,他是其中一个。

  1999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了“建国50周年全国山水画展”,张嘉林送去了《芦塘烟雨》的照片。初选很快入围。还记得照片寄出去没多久,他在厂里做美工时,有朋友打电话来关心此事的下文,听闻结果已出的消息,他稍稍忐忑了一番。第二天一上班,厂子的门堂里就来了一封信,是中国美协寄来的。第一次入选全国性画展的那种喜悦之情,让他至今想起都觉得内心激荡。当时,无锡市共有三人入选,而他是唯一一个业余画家。1999年9月,他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加入后,学习、活动、画展不断,给了他更为广阔的天地。随后,张嘉林不吝于挥洒传播那份执着和才情,开始义务或低偿教小朋友国画,热心临摹老寿星图赠予乡邻,志愿为家乡大成村和社区老村墙面手绘文明新风,还参加了数不清的公益画展。“绘画这点成就,不过是我个人爱好,如果能让更多人和我一样爱上国画,我觉得更开心。”拒绝过央视和省里几次采访的张嘉林始终低调谦逊。直到今天,他依旧在孙蒋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个人画室内,将百姓喜闻乐见的,将国粹艺术之美,宣扬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