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清明节,加快了“申遗脚步”的惠山古镇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动高峰。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各个祠堂通过对文化的研究和挖掘,正在尝试按照古籍恢复全套的祭祀礼仪,用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方式,栩栩如生地再现那些消逝已久的祭祀场景。

  4月1日,清晨天刚微亮,寄畅园对面的李忠定公祠堂内,祠堂文化研究会李氏分会的成员们便已经忙碌开了,摆祭品,插祭旗,挂先祖像。祭祀场地一侧,摆放了“明明我祖,青史流芳,训子及孙,悉本义方”的祖训,另一侧则是“睦宗族,端伦常,友昆仲,和夫妇,教子孙,尚勤俭”的家训,一番布置后,这座典型的江南庭院内,庄严、肃穆的氛围渐渐浓郁起来。

  非遗内容融入家祭礼仪

  9时,500多位家族成员整齐排列,在礼乐声中,祭祀正式开始(上图左)。奏乐、盥洗、点烛、行迎祖礼、读祝文……春祭12项仪式,2个小时,近百个细节,每一项仪式都显得古朴、庄严、凝重,参与者希望借此表达对先祖的敬意。参与祭祀的成员都是从全世界各地赶回家的,每年一次大聚会,他们感怀先祖,同时与难得会面的亲友相聚。

  祠堂研究会李氏分会会长李广平说,借助惠山古镇申遗以来在祠堂研究方面的理论积累,他们从家谱中寻找答案,通过各种典籍进行佐证后确定操作流程,一个多月前就开始准备祭品和流程排演。这次祭祀恢复了“三献礼”,祭祀用品的尺寸,祭旗的样式图案,每个礼仪的具体手势位置,都一一斟酌考证。

  不少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融入了祭祀礼仪。祭祀最后一个环节,由家族成员用唐调吟诵南宋抗金名将李纲的诗作《病牛》。清脆的童声在祠堂上空回荡,热闹的祭祀在这一刻显得静谧。领诵者是钱桥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吴轩铭,今年是他第一次跟着妈妈来参加祭祀,被选为诵读者,除了自豪和震撼,他的收获也颇丰,“专门学习了唐调,没想到用唐调诵诗那么有趣那么好听。”

  让祠堂文化“活”起来

  这是李氏第十二年在惠山古镇举行春祭,现场吸引了不少自发前来的观礼者,“原本只知道祠堂是摆放祖先牌位的地方,原来祭祀有这么多学问。”游客陈诚从江西来无锡旅游,听说有难得一见的祭祀,就想过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会看到如此鲜活的画面。

  如何让惠山古镇文化“活”起来,是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课题,而申遗的需求又让这个课题必须实现“加速破解”。据介绍,惠山古镇的灵魂是祠堂。惠山古镇申遗不仅在于修复其建筑外形,更重要的是展示其文化之魂、文化之根。而“祭祀”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展示祠堂文化的方式。

  除了祭祖尊贤,祠堂还具有修谱续谱及珍藏宗谱、立族规及家训家风、开展宗族教化、教育、义庄等功能。对祠堂文化的研究和挖掘,将这些功能一一“活”化,无疑将大大丰富惠山古镇的旅游活动内容和历史文化内涵,人造景点生命力有限,1000多年的历史积淀,让古镇宛如一个叠加了历朝历代痕迹的考古地层……展现出真实的文化内涵,旅游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传统礼仪恢复颇具现实价值

  “社会风气的养成,需要合适的、有效的内容去承载它,类似祭祖活动,可以作为重要载体。”中国古代礼乐文化研究专家、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说,祭祖是在一定的时间,家族成员将各种事务暂时搁置,一同来到祠堂,读读家谱、了解家训族规,具有正面引导作用和积极意义。祠堂祭祀的目的就是让现代人顾念家族之本,而家族是百姓自我管理的重要形式,族规家训又有很好的规劝作用,可以助力推动整个社会的文明环境发展。

  记者了解到,我市在东林书院、万和书院陆续恢复了释菜礼、释奠礼等传统礼仪项目。人们看到的不再只是单一的文字记载,而是现场形象演绎。2日,东林书院举行了清明释菜礼,彭林教授到场指导了祭祀程序,也给出了更加突出古代礼仪的核心元素的建议。彭林说,各种传统礼仪的恢复,是现下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形式。而这种教育,是构建中华优秀文化传承体系,推动文化传承创新的重要途径,也是落实立德树人任务的重要基础。 (韩玲)

  摄影 宗晓东 陈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