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倪可欣是倪云林第21世孙,她跟丈夫在婚礼一结束就到祠堂拜谒祖先,给长辈敬茶。

  11月4日,周六,惠山古镇游人如织。倪云林先生祠前,一对身着礼服的新人向长辈鞠躬、敬茶,四方游客驻足围观,争相捕捉下精彩画面。游园赏花遇上了祠堂喜事,游客们都觉得挺稀奇,而这对新人跟他们的长辈更觉得很有意义。孙女结婚,爷爷坚持新人一定要到家族祠堂拜谒,为的是让年轻人有家族观念,有传承使命。

  很奇妙,两个“90后”收获自豪感

  惠山古镇绣嶂街11号的倪云林先生祠内,新娘倪可欣为新郎章灏昕整理着礼服,小两口不时温习着行礼、敬茶的注意事项。再过一会儿,他们要拜谒祖先,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敬茶。倪可欣跟章灏昕是“90后”,在没跟倪可欣游惠山古镇之前,祠堂对于章灏昕来说是个新鲜事物。而把自己婚礼的重要环节放在祠堂进行,章灏昕更是没想过,但入乡随俗的他很配合,两位年轻人很有自豪感。倪可欣祖籍无锡市滨湖区华庄街道嘉禾村倪嘉禾,倪可欣的父亲、52岁的倪文杰从小随外婆生活在南京,倪可欣也出生在南京,现在南京地铁公司工作。

  倪可欣是倪云林第21世孙,对倪云林无比敬仰,称这样一种血脉渊源让她觉得很奇妙,也很光荣。11月4日,倪可欣、章灏昕从南京回无锡办婚礼,倪可欣的爷爷倪保华建议孙女、孙女婿举行完仪式后就到祠堂拜谒祖先,新人欣然从命。婚礼一结束,祖孙三代便直奔倪云林先生祠。倪保华今年78岁,他小时候就记得,父亲每年都会从华庄倪嘉禾乘船到惠山脚下的倪云林先生祠烧香磕头。而今,祠堂恢复了,作为倪氏子孙,他一定要让孙女在成家立业时到祠堂拜谒,知晓倪氏的家训家规,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下去。

  在广州,祠堂婚礼正成为新的选择

  “爷爷说要传承下去,父亲说支持传承,女儿说愿意传承。在惠山直街的祠堂里,新人拜谒祠堂还是头一回。”倪氏宗亲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倪伟南早早赶到祠堂准备,迎接来自南京的无锡倪氏后人,全力支持老宗亲倪保华的家族“传承”活动。考虑到新人当晚就要赶回南京,倪伟南跟倪保华等人商议,拜谒过程尽量简洁,避免铺张浪费,重在让新人感受过程。向祖先献花篮,鞠躬致敬;向长辈敬茶,表达养育之恩。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却会让小夫妻铭记一辈子。倪文杰对女儿说,一定到祠堂拜谒,婚礼才算圆满。

  倪文杰在南京某大酒店担任厨师长,他听闻在广东城内,一些年轻人甚至开始选择在祠堂办婚宴。事实的确如此,据广州当地主流媒体2016年的报道,广东陆续有新人在祠堂举行婚礼,与亲友在家族圣殿共享人生喜悦。作为家族祠堂的一分子,他们通过与祠堂管理者申请即可安排,整个家族都会帮忙筹备,但不少祠堂是文保单位,因此,婚礼现场布置、仪式流程、婚宴都要合理规划。随着时代发展,很多地方的祠堂已不复存在,宗族观念也淡化了许多。当下,祠堂婚礼重现视野,倪伟南觉得这是凝聚家族、强化宗族意识的好事。

  在无锡,祠堂能否办婚庆有待商榷

  祠堂是人们祭祀祖先或先贤的场所,承载着家族的辉煌与传统,也是汉民族悠久历史的象征与标志。过去,祠堂有多种用途,除了崇宗祀祖,商议族内要事,也作为各房子孙办理婚、寿、喜等人生大事的场所。不过,在锡惠园林文物名胜区文物管理科科长金石声看来,当今,婚礼未必适合在祠堂举办。古人在举办这些活动的时候或去祠堂致意,告慰祖宗。但正因为祠堂是个神圣的地方,所以不能搞热闹的活动,而且祠堂也不是一般人都可以去祭祀或者举办活动的。古代也是族长或是族内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在祠堂举办寿庆。

  2015年9月13日,无锡数百名过氏宗亲在过郡马祠为老宗亲过甫根过百岁寿诞,抗战时期,过甫根抢过汉奸的枪,是过氏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者。那是惠山祠堂修复以来举办的首个生日典礼,还被央视的镜头全程摄录。无锡倪氏宗亲会会长倪增兴表示,如今,倪氏宗亲选择让家族里的新人到祠堂祭拜也是开了先河,在家族长者的见证下,新人相濡以沫、携手进步,传承优良家风,简单的仪式为正在申遗的惠山祠堂群注入了文化活力。倪增兴透露,在完善祠堂祭祀、修谱、教育、义庄等功能的同时,他们会用好名人效应,在祠堂开展文化展示、艺术讲座、艺术创作,同时也希望在祠堂举办寿庆、成人礼等活动。

  (晚报记者 张月/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