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繁华的恒隆广场对面,有一条安静的巷子,过去是通往县城西门的要道,称西大街。顺着西大街走100米,有一条向北通往人民路的巷子,旧名“石灰巷”,后改名“日晖巷”。这里原是古运河边的商业街区,店铺林立。2004年大运河申遗,北京的专家考察组看到日晖巷保存完好的茶楼、作坊等清末建筑,为之惊叹。近日,退休市民顾家德向本报“人民建议征集”栏目反映,日晖巷10多年来经过几轮拆迁,已经破败不堪,他呼吁有关部门尽快抢修。

  ■老建筑所剩无几,现场破败不堪

  收到建议后,记者与顾家德一起到实地探访。拆迁后的日晖巷,已经被改建成一片停车场。只有三小片的建筑,还分散在停车场周边。记者看到,靠着人民路的一栋老房子只剩下一个空壳,屋子地面上残砖败瓦堆叠。

  东面一片,前面三进是西大街50号。门口挂着“过大白寓所”的牌子。老屋虽然黯淡,但雕梁画栋依稀可辨。据顾家德介绍,这是原来“金昌字号酱油糟坊”的店铺,现在的主人过大白是本地名中医。

  这片房子的后面几进是一幢巍峨的三层转盘楼,顾家德告诉记者:“这是民国最后一任县长的寓所。”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楼顶一座小碉堡上的枪眼还历历可见。在这片建筑周围,拆迁拆下来的建筑垃圾堆得到处都是。

  靠西一片建筑,前面是西大街68号,是原“福来和号糟坊”的店铺。现住着一位老人和他的儿子。后面一栋两层的建筑已经发生过好几次火灾,屋顶片瓦不存,只剩下几条烧得焦黑的椽子,倒塌仿佛只是时间问题。紧邻着的是一座四角翼然、气势非凡的茶楼,过去是个繁华之所。顾家德感叹:“这么好的茶楼,再不采取措施,恐怕要保不住了。”

  ■无人管理,老屋一点一点被毁

  记者随后联系上了“金昌字号酱油糟坊”建筑的现任主人过大白。一见面,他就拿出一叠报纸、书籍,都是关于日晖巷的文章。据原崇安区档案局编的《崇安名胜》记载,日晖巷是我市文物遗迹控制保护单位。2008年公布的我市第二批工业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中,“金昌字号酱油糟坊”和“福来和号糟坊”也赫然在列。

  过大白告诉记者:“自大运河申遗以来,日晖巷原计划改造成历史文化街区。2006年开始拆迁时有完整的规划图纸。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拆迁负责人频繁更换,房子一直拆拆停停,所谓的历史街区规划就不了了之了。”

  “这些年来,我亲眼见证了日晖巷的遭遇。那些拆迁人家一走,先是拾荒人员进屋洗劫一番,把砖雕、匾额等都卖了。再是一群流浪汉在里面生火做饭,一着火,人一跑,房子全烧了。”过大白说,虽然这几年一直有媒体呼吁保护,北京、南京、苏州等地的专家也都来考察,肯定过日晖巷的价值,但雷声大、雨点小,实质性的保护措施没能到位。

  ■地块已出让,如何保护尚未明确

  记者从崇安寺街道得知,目前日晖巷里还有4家人家没有签约,两家人家签约后尚未搬走。待到搬迁结束,如何保护这些老建筑呢?

  梁溪区文体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日晖巷已经作为商业用地,出让给了物产大酒店,几栋受保护的老建筑将进行修复和移建,不过目前还没有正式文件出台。随后,记者从梁溪区规划局也得到了类似的答复。

  这些受保护的老建筑,到底能否移动?记者又咨询了市文广新局文化遗产处处长宋保舵,他说:“老建筑并非不可移动,但要通过审批。”据了解,日晖巷属于我市文物遗迹控制保护单位,按照正常流程,区政府向市政府申请移建,方案批准即可实施。不过日晖巷的情况特殊,它位于古运河风貌协调区,大运河在2014年申遗成功,享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待遇。从这一层面上说,日晖巷移建需要得到国家文物局的批准。

  除了今后的保护和规划,当前日晖巷的老建筑基本靠尚未拆迁的住户自我保护。顾家德希望各政府部门能互相协调,采取实质性的保护措施,防止这些老建筑进一步遭人破坏。 (殷星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