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报记者 蓝田)近日,市民普遍关注,价格涨了几倍的“廉价药”不下数十种,一些药品还面临断货。记者进一步了解得知,涨价的除了廉价药,还有不少家庭常用药,如今市面上的常用药的价格普涨,而降价的品种几乎没有。

  市面常用药几乎找不到降价品种

  市民陈阿姨平时夜里睡觉容易醒,常会服用谷维素调节,这种家里的常备药对神经衰弱症患者有一定调节作用,同时能稳定情绪、减轻焦虑,并改善睡眠。因为常从药店购买,陈阿姨发现谷维素从开始时的3元多涨到了现在的7元多,涨了一倍多。类似的廉价药如红霉素眼膏从2元多涨到6元,甘草片从7元涨到15元,涨幅均在几倍以上。

  “多数药物的涨价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从去年就开始了,甘草片涨了1年多,红霉素眼膏今天涨上去的,还有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涨的。”无锡市民大药房市场部王经理介绍,除了这些市民较熟悉的常用药,用于治疗不同人群疾病的药物也有不少涨价了。比如用于治疗血栓栓塞性疾病的华法林钠片,是需要长期持续抗凝患者的常用药,一瓶规格为2.5毫克×60片的药品价格从原来的13.6元涨到现在的40元; 用于预防和治疗支气管哮喘等呼吸道疾病的沙丁胺醇气雾剂(混悬型),规格为14克:20毫克的一瓶价格由原来的16.5元涨到26.5元; 还有一盒500粒的多维元素片从33.9元涨到40元。类似的涨价药物还有联苯双酯滴丸、舒必利片等。王经理介绍,综合市面上的家庭常用药品品种,整个价格趋势呈现增长态势,几乎没有降价的品种。

  “涨价王”陷入断货窘境

  不仅药物涨价明显,少数药品还存在断货问题。“药房盘点发现,涨幅最大的品种是规格为一袋500克的碳酸氢钠,原来只要9.5元,现在的价格已到了49.5元,涨了整整40元,涨幅达到521%。”碳酸氢钠是一种中和剂,用于胃酸过多的人,虽不是长期用药,但有该症的人群较多,而且症状容易反复,因此需求量并不小。让药店无奈的是,这种涨幅如此大的药竟还陷入断货。“由于人工等各方面的成本上涨,导致一斤原料只有几元的药物涨到近50元。碳酸氢钠在市场上断货有一段时间了,老的货源渐渐消耗完毕,随着成本上调,新的价格民众却无法接受,导致供应出现中断”,王经理说。当然市场上之所以会出现无药可供的情况,还存在其他原因,如断货的爱活胆通,原因是进口批准文号过期,国内无经营生产资质等。

  据了解,由于原材料、人工等成本上涨,药物涨价的原因多是厂家调整价格、控货的结果,一些药涨价还归因于厂家原材料紧张、停产等因素。“如红霉素眼膏,单就人工和包装,成本算下来也不止2元多,涨价是必然趋势。另外,当制药企业亏损无法大量供应药品时,厂家还会控货,导致价格上涨。”此外,一些药物价格上涨还有季节原因,如夏季高温时节,用于治疗中暑的龙虎人丹由于供不应求,厂家产能跟不上,因此这种类型的药物每年夏天都有一定涨幅,不过价格一般都是小幅上涨,不会差别太大。

  业内人士分析涨价原因

  1、原材料价格提升

  因为中药材甘草的价格的上涨,甘草片价格上涨是必然的。

  2、质量标准提高,药企成本随之提高

  去年3月国务院出台了“一致性评价”意见。所谓“一致性评价”就是指原研药和仿制药要实行统一的质量标准。而一般的小药厂根本做不起一致性评价,只有大型工业企业药厂才有能力、有实力做一致性评价,这无疑就造成了成本的提高。

  3、无盈利廉价药退市,替代药品涨价

  过去常用的廉价药如红霉素软膏、牙周灵、葡萄糖酸钙片、扑尔敏等,价格低、利润薄,如果原材料再涨价,此类廉价药根本无盈利空间,只能被迫退出市场。

  4、个别厂家暗结联盟,人为抬高药价。

  有人分析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的根源在于原料药供给少于需求,由于原料药生产厂家必须经国家有关部门审核批准后方能生产,而批准生产的厂家数量少,一旦生产厂家暗地形成联盟或经销商形成联盟,控制市场上原料药供给,就会人为抬高原料药价格。

  去年下半年,国家发改委还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已对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3家公司达成并实施艾司唑仑原料药、片剂垄断协议案依法作出处罚,合计罚款260余万元,3家公司也被责令立即停止实施垄断协议。

  如何破解廉价药供应短缺难题?

  以红霉素眼膏、复方甘草片为代表的廉价药,又被称作基本药物,是指能够满足基本医疗卫生需求,剂型适宜、保证供应、基层能够配备、国民能够公平获得的药品。然而,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医药企业家协会会长于明德指出,廉价药品正在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即便疗效再好,但药品价格低,企业不生产,百姓没药买,廉价药正进入一个死循环。

  对此,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刘国恩认为,廉价药的供给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来托底,“通过市场手段是解决不了的,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通过政府的公共财政之手举办相当数量的政府全资托底药厂,让它赔本经营,政府公共财政兜底,那么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业内人士表示,廉价药供应短缺的现状短时间很难改变。未来在医药行业里,只有政府、药企和医院三方不断博弈,最终找到一个市场平衡点,才有可能使廉价药真正流通到患者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