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7:30,2017年无锡马拉松赛鸣枪开跑,一阵粉色的花瓣雨从天而降,全程、半程和迷你马拉松三组别的选手依次出发。虽然比赛中下起了不小的雨,但“人在画中跑”的“锡马”特色依旧亮眼,3万人奔跑、20多万人围观、微博点击量超过8000万!

  2017“锡马”

  档案

  赛事等级升格了

  “锡马”2014年举办以来影响力不断提高,2014年被中国田协评为银牌赛事,2015年升格为金牌赛事,今年地位再次上升,跻身国际马拉松及长跑协会(AIMS),成为第八个加入该组织的中国马拉松赛事。简而言之,从今年开始,选手在锡马获得的成绩,将得到权威组织的认可:你的2017“锡马”成绩将变成你跑遍全球著名赛事的“护照”。

  医疗保障更全面

  今年“锡马”还建立了赛事医疗保障防线体系:13辆救护车、1架急直升机、24个固定医疗点和4家指定医院为赛事提供医疗和急救服务,赛道上也将布设300名急救志愿者和上百台AED(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医疗点内安排128名医疗人员,此外还将有100名“急救兔”分散在选手队伍里。

  “击落”6架无人机

  今年“锡马”各个环节都升级到了4.0版,在安保方面也不例外。针对可能发生的航拍无人机高速旋翼毁物伤人风险,昨天的比赛中,公安部门用装备的“无人机反制枪”“击落”了6架无人机。枪中发射的不是实弹,而是干扰电波,它能瞬间屏蔽无人机接收的频率,使其缓慢下降着地。

  2017“锡马”

  故事

  奥运竞走冠军

  刘虹首次参加半马

  2016里约奥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冠军刘虹,也受邀参加了本次“锡马”,她里约夺冠时成绩为1小时28分35秒,让很多人惊叹自己跑还不如她走得快。昨天,首次参加半程马拉松的刘虹一路与其他选手拍照、交流,轻松完赛,“半马的长度与我竞走的项目路程差不多,所以体力分配上比较有经验。”

  痴迷马拉松老兵

  22次抢起跑镜头

  福建人蔡建华是名退伍老兵,也是“中国老兵马拉松俱乐部”成员。“哪里有比赛了我就去哪里打工,参加完比赛就换到下一个城市。”今年“锡马”之前,54岁的他参加了大大小小33场马拉松,其中有22次成功抢到了起跑镜头,“我就是来抢镜头的,起跑的时候跑在最前方,因此很多媒体的头条照片都是我。”蔡建华显得相当得意,果然如他所说,昨天“锡马”一鸣枪他就一路狂奔,成为最快闯入摄影师镜头的选手之一。

  “人在画中跑”,有雨不减美

  “锡马”今年依旧延续“人在画中跑”的主题,途径鼋头渚风景区、十里芳径、江南大学、长广溪湿地、蠡湖公园、蠡湖大桥、无锡大剧院等景点。不同的是全马终点放在了无锡新体育中心里,一条条与主视觉相互呼应的彩色地贴,拱门旁颇具江南特色的油纸伞篷,再加上人工散落的樱花雨,即便在雨中都让人感觉艳色吸睛。

  常州的刘先生从2013年起接触马拉松,今年第一次抢得了“锡马”名额,“来参加过的朋友都说比赛好,风景也好,就想来试试”。趁着参赛,他带着妻儿来锡,全家来了一次自驾游。中国航天跑团这次来了十多人,很多人欣喜今年能中签,“两边是水,路边有花,‘锡马’赛道风景优美如画!”而为确保赛事环境干净整洁,滨湖区环卫处做了大量前后期工作。环卫工冒雨坚持工作,共清理垃圾7吨左右。

  冠军产生过程发生“乌龙插曲”

  昨天“锡马”选手们冲线后,曝出了原本跑在第一、二位的选手在终点前跑错道,最终原处第三位的选手获得了冠军。昨天下午,赛事组委会发布公告对选手跑错道的情况进行了说明:参加无锡马拉松的两位选手Gadisa  Birhanu  SHUMIE和Chala  Lelisa  DEBELE,由于未看清赛道转弯处指引标识撞向赛道护栏,因而错失冠军头衔,分获第二、三名。经技术代表及赛事主管现场确认,无锡马拉松在赛事标识、指引方面符马拉松赛事要求,赛道转弯处有醒目标识(规格:2米X 1.2米)。选手本人对此深感遗憾,但并无申诉请求。

  此外,赛事组委会还回应称,本次“锡马”只有一名埃塞俄比亚黑人选手胯骨损伤,没有生命危险,已及时送医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