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思佳 黄孝萍/文 徐恺言/摄

  无锡两会召开前夕,本报开设了“百姓提案”专栏,仅一周时间,通过来信、来电等途径,数千条市民心声纷至沓来。昨天,本报记者选择了其中的部分话题,邀请相关政府部门进行了回应。

  A

  住院等待时间 如何缩短?

  [市民声音]

  在百姓提案栏目中,一位市民的来信说,现在仍存在住院难的问题。有时生病,要先在观察室等,个别情况等几天也住不到。这对于老年人来说十分心焦,感觉拖不起。

  [委员提案]

  委员游庆军发现,影响住院时间的因素比较多,除了患者病情危重、住院时间延长等不可控因素外,在可控因素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型检查预约时间长,也就是患者住在医院等检查的时间较长。根据目前无锡的医保政策,门诊CT、磁共振等大型检查一般是不能报销的,只有住院才能享受医保报销。患者为了减少自付医疗费用,常要求先住院。

  他建议,明确需要做大型检查、且已预约住院的患者,可以采取门诊先自己垫付,住院后检查费用记入住院费,由医保基金支出,退还垫付现金。

  如此,全市不仅每年医保基金支出可以节约近亿元,还缩短了住院时间、增加了医院床位周转。

  [业内回应]

  政协委员周小金是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党委书记,他认为,医院首先要加强对观察室的管理,对观察室需要住院的病人组织专家会诊,能收住院的尽快收住院,有效减少市民负担。

  同时,针对医院床位数量有限的情况,医院应当加快病床周转,加快床位的有效使用率,来部分缓解一些患者认为住院等待时间长的问题。此外,分级诊疗在这个问题上同样有所帮助,对一些病情不需要住到大医院的患者,可以分流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救治。

  B

  医养融合之路 怎样加快?

  [市民声音]

  市民周先生表示,父亲身患多种慢性病,入住一家养老机构,属于卧床全护理状态。每次生病,要把父亲抬到医院,非常困难。有时老人只是小感冒,但养老院中没有医护设备,也不能挂水。附近的社区卫生中心也表示,不能上门挂点滴,这让他们十分为难。他们希望医养融合能走得快一点。

  [委员提案]

  政协委员唐红表示,无锡60岁以上人口约占总人口的25%。全市共有养老机构146家,医养结合型的38家,纳入医保的9家,远远满足不了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为此,建议将公立养老机构全部转为医养结合型模式,对尚不具备条件的由医疗机构介入对接,可由二级医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承担养老机构的医疗服务。

  政协委员涂家钦表示,应利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资源推动医养结合,开启失能老人长期照护服务。他认为,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核心,可尽早介入干预,最大限度发挥失能老人的肢体功能,减轻痛苦和延长生命。

  [业内回应]

  “医养融合在十三五期间将实现全覆盖”,政协委员刘玲是无锡市民政局党委书记、局长。在她看来,医养融合的养老机构从当年的一家,到现在的几十家,正在稳步推进中。一些原有的养老院由于场地、设备、人员的问题,推进暂时有一定难度。

  医养融合还涉及卫计、人保部门,各部门正在积极引导养老机构自我提升,并给予政策上的支持。未来的医养融合形式也将更加多样,以在机构内建立医务所、建成护理院及与就近的各类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合作三种为主。目前,最后一种合作方式已占到50%,今后医养结合中与就近医疗资源合作将占主流。

  C

  上下学高峰拥堵 如何缓解?

  [市民声音]

  市民林岳成来信说,建议开行学生上下学公交加班车。该市民认为,上下学高峰时段,主城区解放环路内车辆拥堵,已成为长期困扰的难题。建议早晚上下学高峰,尝试为学生开设公交加班车,取代私家车接送。在林岳成看来,这些公交以城外进入市内的中山路、学前街、解放东路和南路、崇宁路等市中心热门学校周边道路的相关线路为主。

  [委员提案]

  委员黄惠萍的提案《关于在我市推广“弹性离校”制度的建议》也正是为了缓解“放学早、下班晚”导致的部分家长接孩子难的问题。黄惠萍提出,南京从今年春季学期开始,所有公办、民办小学从开学第二周起实行“弹性离校”制度,为全市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照顾服务,“弹性离校”期间,安排专人照管学生自行复习、做作业、预习和课外阅读等。

  她建议,可以借鉴南京“弹性离校”的做法,建立无锡市的“弹性离校”制度,并且可以在各片区(主要是城区)选择部分小学进行前期试点。

  [业内回应]

  政协委员吴洵如是无锡市教育局副局长,她表示,实施“弹性离校”本身是一件好事情,目前,市教育部门也在持续关注和考虑这方面的推进工作。吴洵如介绍,现在南京推行的“弹性离校”方案中,不仅有教育部门,还有财政部门等多方参与、共同推进。同样,在无锡也需要探索多方面的力量来齐抓共管,而这些都需要经过前期细致的调查,为政策的制定提供支撑。

  例如“弹性离校”期间的老师除了本校教师外,是否能引进一些志愿者等社会人员参与;在经费方面,费用是家长来出还是政府来出; 到底有多少家长对“弹性离校”有需求等等,都需要经过具体调研。

  D

  烟花爆竹 要不要禁放?

  [市民声音]

  “百姓提案”中,涉及烟花爆竹的来电和来信相当多。市民顾熙宏表示,希望无锡市全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用更文明的方式庆祝节日。费祖星、林惠卿、董女士等都不约而同提到了这一话题。

  [委员提案]

  在目前的政协提案中,至少已有4份提案提到了禁放话题。政协委员朱金山、许心舒、许雪芬、刘明春在他们各自提案中都指出,节假日燃放鞭炮、焰火使空气中PM2.5指数快速提高15%-30%。同时,还会加剧空气污染,引发火灾及人身安全、带来噪声扰民、增加环卫负担,影响居民正常生活。

  有委员指出,《苏州市市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定》明确,自2017年1月1日起,苏州多个区域均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南京市《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早在2015年1月1日起,就已在玄武区等多个地区常年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销售、燃放烟花爆竹。

  [业内回应]

  政协委员周炜是无锡市城管局副局长,他猜测,该话题与近几年市民环保意识的提升有关。但爆竹的燃放又与中国人传统节日、民间婚丧嫁娶有关,绝对取缔很难。周炜说,今年他去南京过年,确实夜夜清静,没人放炮竹,但也有人说,感觉少了点年味。

  “如果要全面禁放,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禁售”,周炜说,苏州今年禁放的实现在管理上花了很大力气,一些基层岗位彻夜值守。但从管理的角度看,还需要做好充分的民意调查,看看老百姓对禁放的态度,只有顺应民意的决策才有可操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