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前,一场车祸让丈夫吴永生濒临死亡,胡锡菊拒绝了医生劝她放弃抢救治疗的建议,辞职在家照料,3000多个日日夜夜无怨无悔。昨天记者走进了位于新安花苑第三社区的胡锡菊家,她依旧在忙着为瘫痪在床的吴永生洗漱(见图),悉心喂饭、喝水。9年来,她从没睡过一个踏实觉,这一切只为期待丈夫能有一天好起来。

  “砸锅卖铁也要给他复健”

  今年53岁的胡锡菊个头不高,看起来很结实。尽管生活拮据,屋里却收拾得很干净,没有一丝凌乱。说起丈夫的病,胡锡菊苦笑了一声。2006以前,一家人的生活还算可以,吴永生在工厂打工,胡锡菊半工半农,兼顾家里和女儿的生活。2006年1月22日晚,吴永生骑摩托车回家时撞在了堆放在路边的钢管上,被弹飞在地昏死过去。胡锡菊飞奔至医院时,医生委婉地让她放弃治疗。要强的胡锡菊无论如何都不愿接受这一结果,她拉住医生哭着说:“他还有一口气,哪怕抢救过来是植物人我也认了!”经过10多个小时的手术,只有10%希望抢救成功的高危病人吴永生捡回了性命,但脑干重度损伤使他智商退化、高位截瘫,再不能像常人一样了。

  在人民医院结束第一阶段治疗后,胡锡菊执意要把丈夫送进新区康复医院接受康复治疗。亲戚们对此很不赞同,因为前阶段20多万元的治疗费已让这个家债台高筑,现在能省则省,为啥还非要专门去康复医院做复健?这道理胡锡菊又怎么会不懂,可是不接受专业复健,或许丈夫余生连抬头喝水都成了奢望,“砸锅卖铁也要给他复健”。

  “结了婚就是两个人变一个人了”

  趁着天晴,胡锡菊赶紧把丈夫用的垫子晾晒出去。丈夫大小便失禁,胡锡菊每天干得最多的活儿就是洗垫子。从康复医院回家后,胡锡菊制作了一张复健时间表。每天早上5点,她就要起来收拾屋子,洗丈夫的衣服、垫子等,给他按摩、翻身。对她来说,丈夫一天三顿饭是最重要的,然后就是按摩活动,“不经常活动的话,肌肉可能会萎缩”。每3个小时要给丈夫擦身扑上松花粉,每天按摩搓脚3回、每次不少于半个小时……只要天气情况允许,胡锡菊便独自背丈夫上下3层楼,日复一日耐心陪他复健。

  平日里,心智退化的吴永生时常乱发脾气,他在吃饭时故意把菜汤泼在妻子身上,按摩洗漱时打咬妻子,胡锡菊却总是用包容和坚持践行着承诺。白天的艰辛自不必说,晚上更是从没睡过一个踏实觉。等丈夫睡了之后,胡锡菊才会躺下,但夜里要起来七八次,帮助他翻身,检查丈夫是否大小便了。在丈夫出事后的一年里,还有人劝胡锡菊放弃丈夫,重新找个人嫁了好好过日子,都被胡锡菊回绝了:“我文化虽然不高,但知道结了婚,就是两个人变一个人了。”

  “他吃好就行,我吃啥都行”

  9年来,胡锡菊甚至没有哪天离开丈夫超过半小时。在妻子的悉心照顾下,吴永生从没患过褥疮,如今还能勉强蹒跚着走上两步,这样的进步让熟悉吴永生情况的社区医生都惊叹不已,“这可能就是爱的奇迹”。

  为照顾丈夫,胡锡菊辞去了工作,现在的收入全靠夫妇俩的失地农民补贴维持。她已记不清有多少年没给自己添置过新衣了。每天,胡锡菊总在给丈夫喂完饭后,才凑合着吃点剩饭剩菜。尽管家里生活很困难,但她总会买点荤菜回来保证丈夫的营养,“他吃好就行,我吃啥都行”。

  在邻居眼里,胡锡菊很让人敬佩。“她真是不容易”,邻居华阿姨说,“这么多年了,她把丈夫照顾得很好,家里收拾得也干净。”新安花苑社区工作人员说,胡锡菊从不出门和大家闲聊,因为她没时间,家里有个病人需要照顾,一刻也离不开人。“我的任务就是照顾丈夫”,丈夫生病以后,胡锡菊鲜有机会出门,甚至连市区也没去过,偶尔到新安街上买点生活用品,还得着急赶回来,因为惦记着丈夫。胡锡菊希望丈夫的病能好起来,一家人快快乐乐的。“我生活的重心就是丈夫,我永远不会放弃他。”

  (王晶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