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宜兴高楼坝头自然村,村民昨天都在议论一件事:1965年村上送出去的小孩时隔50年回到村庄认祖归宗了。高楼坝头在宜兴和桥镇北庄村,只有几十户人家,农舍周围是大片粮田。村里老人说,当年村上因为闹饥荒,送出去5个孩子,如今有一男一女先后回到村庄与生身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相认。

  年逾花甲的村民周金初家住高楼坝头33号,当他失散50多年的妹妹邓增书昨天在村口出现,兄妹两人长时间抱头痛哭。多年来,周金初通过著名的寻亲大姐吕顺芳牵线搭桥,先后依靠出生信息比对和体貌特征辨认等途径寻找妹妹,还自费加入寻亲基因数据库。昨天上午10点左右,妹妹由河北邯郸回到江南乡村认亲,周家预备好的喜庆爆竹响彻整个村庄。寻亲大姐吕顺芳现场介绍,中科院所属的我国首个寻亲基因数据库对于失散亲人重逢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作为全国基因检测权威机构建立的该寻亲数据库,能帮助寻亲者准确、有效、快速地找到亲人。

  “高楼坝头历史上曾很富裕,传说有99间牌楼。上世纪60年代,因为缺衣少食,有些人家就把尚处在襁褓中的孩子送了出去,只要小孩饿不死就行了”,周金初的堂弟亲眼目睹了堂兄堂姐抱头痛哭的场景,在一旁向记者介绍。如今,他在河北唐山从事生产贸易,在上海安了家,很少回村上。但是,周老板的母亲年事已高,当年也送走一个女孩,至今没有音信。周金初的堂弟说,被送走的女孩是他的姐姐,当年与周金初的妹妹一同被送往上海。如今,他也通过采取血样加入了寻亲基因数据库,希望寻找到失散的姐姐。

  “我只记得母亲与我分别时,给我一个馒头吃。馒头好吃得不得了,我记得我吃馒头的时候母亲就离开了我。”周金初的妹妹邓增书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不断抹眼泪。事实上,当时邓增书的父亲已经饿死了。如今,邓增书在邯郸成家立业,她的丈夫和儿子此次陪同她来宜兴乡村认亲。

  在高楼坝头自然村,如今有80岁以上的老人10多位,他们清楚记得当年村民送走孩子时的凄凉情景。据记者了解,第一个回到高楼坝头认亲的是周汉兵,其兄长周汉初连续多年赴上海寻亲,终于找到了亲弟弟,当时他们兄弟俩已失散38年之久。如今,周汉兵在上海工作,是一名园林工程师。

  (何小兵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