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一起点燃蜡光,提前过一个别样的中秋。”9月21日和22日,河埒社区社工、河埒城管志愿者分别走进辖区周8个失独家庭,开展特殊的“团圆日”活动,陪同失独家庭释放悲痛,助他们重燃对生活的希望和期待。

  6年前痛失爱子的她,今年终于拿到烈士证

  “这六支蜡烛的光,我儿子在天上能看到,它们照亮了我儿子回家的路。”当河埒社区社会工作者陆静艳等人在牛雪梅家点燃六支蜡烛,陪同烈士妈妈追思其6年前痛失的独子华炜琪时,牛雪梅捧着今年刚拿到的烈士证,泪水夺眶而出。

  “哭是一种幸福,眼泪也是暖暖的”,53岁的牛雪梅用纸巾边擦泪边说,只要想起儿子年轻英俊的脸,心里就特别温暖,现在感觉儿子每天都和她在一起。烈士妈妈请大家看了她为纪念儿子布置的纪念墙。

  “我儿子是1990年12月20日生的,2009年7月25日下午在浙江安吉与比他大一岁的瞿佳序烈士因先后下水施救落水同学而离世……”作为母亲,牛雪梅对儿子的出生和最后见到他湿漉漉的冰冷身躯刻骨铭心。牛雪梅指着她儿子的照片说,那年儿子18周岁还没满,是第一次与同学结伴离家旅行,是第一次跟着旅行团在外面过夜。她万万没想到,儿子下水救人前一个多小时报平安的通话,成了永别的声音。牛雪梅说,她不曾想过儿子会这么勇敢,竟丝毫没顾及自己的安危,或许儿子从小在清廉正气的外公熏陶下长大,小时候学会的第一首歌是外公教的《义勇军进行曲》。

  67岁失独老人为了孙辈选择坚强

  “女儿,你回来吃口月饼,我们一起过个节。”当社工、志愿者在周志洪家用蜡烛摆起一个心形,周志洪深情呼唤着。

  “失去独养女这仅是第一个痛……”今年67岁的周志洪与妻子于1969年结婚,当时可以生二胎,但因种种原因最终选择了只生一个。周志洪老人回忆,8年前的冬天,在新区工作的女儿下班途中在一个路口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撞倒。女儿没留下片言只语就走了。

  周志洪说,他最怕过节,最怕见熟人,恨不得随女儿而去,但为了女儿留下的唯一骨肉多一份亲情的保护,他经历了高度痛苦的精神压抑,他选择了坚强。

  如何帮助失独者很考验社会工作者

  “作为社会工作者,我不能简单地带着月饼、水果、牛奶等慰问品上门走访进行节日问候,然后一走了事。”河埒社区社会工作者陆静艳说,中秋佳节倍思亲,但对失独家庭这样的特殊群体来说,这是一个难熬的节日。他们失去了骨肉,失去了传统“养儿防老”的希望,社区干部有责任从心灵上关爱他们。

  “我最怕失去对儿子的记忆”,受访时,牛雪梅打开手机,将儿子的个人照片、儿子救人前与几位同学的合影展示给大家看。随着时间的推移,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会将创伤深埋心底,但他们永远不会忘却曾被他们视为掌上明珠的子女。

  “失去女儿后,我一直在想当老得不能动又无依无靠时怎么办?”年近七旬的周志洪为自己的晚年担忧。

  河埒城管部门的蒋为成和他的城管队员都是独生子女,他说独生子女更要理解失独的痛楚,积极投入对失独家庭的志愿服务。河埒社区党委书记周晓冬表示,将以社区为依托,社工和义工定期介入,通过开展心灵疏导、家政照料、邻里互助等多种方式,解决失独家庭的实际困难。(晚报记者 黄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