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太着急,29岁的邹女士很热衷用新模式购药:隐形眼镜、保健品、OTC(非处方药)的网上选择很多,价格也十分优惠。她告诉记者,身边的许多同事在她的带动下,也开始网购药品。记者了解到,目前无锡有两家药店已经具备网上售药资格,但限于价格、政策等原因,上门送药的业务范围和业务量依旧十分有限。

  无锡已有两家药店“触网”

  只要动动手指在网上下单,药品就能像网购其他商品一样送上门。用户省心,药品电商也乐得扩大经营范围。这对许多习惯网购的消费者来说,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好事,也让很多苦恼于在医院排队看病的患者兴奋不已,“我也能帮我出行不便的父母买药了。”周先生说,父母今年80多岁了,经常犯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去医院等候排队看病取药让80多岁高龄的老人觉得实在吃不消。

  需求量看似不少,那实体药店“触网”的实际销售情况究竟如何呢?记者从无锡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了解到,目前无锡有汇华强盛医药连锁有限公司和无锡新洲百姓人家药店连锁有限公司两家具备网上售药的资格,而以无锡汇华强盛医疗连锁有限公司为例,每天网上销售的营业额在1000—2000元之间,还不如一家门店一天的销售额,网上卖药依然处在亏损阶段。

  记者又从美团网上一家提供外送服务的药店销售记录看到,该药店月成交数量为8件,成交品种多为眼药水、六味地黄丸、板蓝根等常用低价药品,另一家药店的月成交记录则显示为零。

  “虽然目前不少电商网售药品做得风生水起,但销售的80%还是低价类普通非处方药,医疗器械只是冰山一角。”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流通处负责人张继辉告诉记者,一则因为药品的特殊属性,致使国家审批制度严格,监管力度强大,网售药品(许可证)很难批下来,即使批下来,目前处方药也不得网购,使得经营范围大大缩小; 二则消费者也需要一个接受过程,毕竟消费习惯不是一蹴而就的。

  “上门送药”优势难言

  无锡一家大型连锁医药公司一位姓陈的负责人坦言:“我们都知道上网卖药是未来趋势,但你让我现在立马就加入,我并不看好。”

  这位姓陈的负责人表示,从需求上看,药品需求是被动需求,只有在用户患病的时候才会需要。有些家庭会常备简单的“入门级”药品。可以说,真正急需的网上购药频次较低。因此,目前药品电商的成交次数、销售额都不是很高,难以对线下造成影响。面对这样的现状,很多药店为了吸引顾客,打出了“疾如风、快如火”的口号,将药品的送达时间作为主要卖点。比如一小时之内甚至是半小时之内,可是客户如果真的急需某种药品,说明病症已经严重,一般都会选择去医院。如果不急的话,那快速送药又有什么意义呢?“无锡满大街都是药房,几百米之内就能找到一家,实在用不着坐在办公室或家里等药上门。”这位负责说。

  除了运用互联网不成熟、消费者的购物习惯等一系列因素,网上卖药的价格并没有太大优势也是制约因素之一。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大型连锁药房的平均毛利率达到25%左右,其中店面租金占去10%,人力成本占8%,加之其他七七八八的运营支出,实体店真正能落袋的或许只有5%左右的净利润。对比来看,虽然网上药店须向第三方物流公司支付费用,但网店建设和运营成本则远远低于实体店,光省下租金这项费用就很可观。“其实这只是表象,网站维护需要大容量、稳定的数据库,还要与各大银行或者第三方支付中心有良好合作,签订在线支付的服务合同。电子商务方面的硬件、技术以及人才都是网上药店的重要组成部分,所需支出不小。这样算下来,就没办法把药品的网购价格降低。网购的特点就在于便捷、便宜。没有了价格优势,生意从何而来?”

  注重售前环节或为突破口

  “如何保障通过电商渠道售卖的药品是真品,才是药品电商所要考虑的首要问题。”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流通处负责人张继辉表示,即使再以自身品牌做信任度“抵押”,但用户心中始终有疑虑。这就要求药品电商在经营过程中,不必过分加快抢占市场的速度,而是要通过一系列的互联网营销手段,将安全理念灌入用户心中。“国家对开设网上药店的要求很高,其中一条规定就是必须具备本企业自己的药品配送系统。”一来很多药品有特殊的保管需求,第三方配送很难做到;二来药店的配送人员对药品性状更加了解等,这就为安全性提供了保障。

  此外,张继辉认为,购买药品之前,用户往往对自身病症并不熟悉,只能简单判断,因此他们迫切地需要在电商购买药品前的咨询、问答、释疑服务。目前药品电商往往注重销售环节,却忽略了售前服务环节。如果将这一课补上,会赢得消费者的好感。

  “好消息是,去年5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多位人大代表建议国家放开互联网销售处方药也终于得到回应。国家正在制定网售处方药的相关目录,初期拟将部分安全性较高的治疗常见病、慢性病的处方药纳入目录,而网上药店纳入医保定点范围也在筹划之中。”张继辉说。

  (小吴 通讯员 尹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