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愿意提供岗位给大中院校学生实训的企业并不多图片说明:愿意提供岗位给大中院校学生实训的企业并不多

  暑期到来,你家已上大中院校的孩子还宅在家?据了解,近期有些家长开始尝试付费让孩子参加一些更具实战性的暑期实训,只求见识不一样的人生,获得更多职场前历练。不过,也有学生把暑期实践当成应付任务。而从锡城目前的状况来看,暑期实践仍存在岗位偏少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部门坦言

  提供了暑期实践岗位,但尴尬也不少

  针对学生每年宅在家打游戏等各种问题,无锡市团市委已连着3年举行了“职场微体验”的活动。团市委基层工作部的戴赛平介绍说,每年寒暑期他们都会联手企业提供一些暑期实践活动。从目前的情况看,大市范围搜罗到岗位约有3000多个,但匹配度不高,仅有六成岗位有学生愿意去。惠山区团委书记张晟说,每次拿出来的岗位,总是收银员或党政机关的岗位有几十个人抢,愿意去工厂之类的很少。他表示,去年有些工厂提供的暑期岗位都保证月工资高于最低工资标准,且购买人身意外险等,收入最高的2名学生拿到了7000元工资。

  “家长更愿意孩子去坐办公室、吹吹空调的岗位,觉得有面子”,在戴赛平看来,到企业一线去了解一下也无妨,毕竟可以了解到不同的企业文化和运作过程,这是很宝贵的。

  令团市委比较头疼的是,现在的信息也不太对称,很多在外地读书的大学生并不知道他们的平台,和学校联系时,很多学校担心意外伤害,不愿向学生宣传。有些企业也不了解这一活动,不愿提供小微企业总经理助理一天、一周这样的岗位。其实,高质量的大学生完全能够为企业提供帮助。在惠山区,去年引进华中科技大学几名大二和大三的机械专业的学生暑期实践,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时间,却给企业提出了不少有价值的建议,大大超出预期。据悉,其中有2名今年毕业的学生直接和企业签了约。

  现实问题

  学校组织的实践并不是所有学生喜欢

  “学校组织的实践活动有保障,实践对象的可信任度也高”,江苏省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商学院的大一学生高鑫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学校的社会实践材料。从这份材料看到,每个院系都开设了一个实践项目,项目内容以公益活动为主,如关心农民工子女、留守儿童等,材料上有着详细的活动计划,从经费、人数,实践对象、实践时间都有细致的规划。高鑫说,这些实践活动很受欢迎,他和不少留校的学生都报名参加了,“活动是分批次参加的,我们只要安排好自己的假期时间就好了,其他经费、对象都由学校统一安排,比较方便。”

  有一些年轻人则会另类一些,喜欢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去实践。太湖学院的李迪和小伙伴自发成立一个叫“彩翼”的团队,去的就是云南昭通贫困地区支教,上午教当地孩子语数外,下午则教人文地理美术等各种兴趣课。21天下来,所有的孩子都依依不舍,毕竟他们带回去好多大山里没有的东西。“山区生活很艰苦,想做个空气实验,买根蜡烛都要等赶集的时候才有,教具则把吃饭用的碗,脸盆什么都用上了”,李迪说,但是给孩子们拓宽了视野,带去未来的希望,这也是她今年仍将自费前往的动力所在。

  江苏省信息职业技术学院负责学生暑期社会实践的周老师说,暑期实践中公益活动更受学生欢迎,占了很大一部分。其他不愿意留校参加活动的,就回到老家,在一些单位实习。但周老师介绍,他们学校自己设计课题、甚至自费外出参加活动的基本没有,学校也不支持这种行为,“作为学校,我们必须要为学生的安全考虑。”

  家长说法

  8天近4000元的香港实训,很值得一试

  准备了一个月时间,儿子才获得了实训机会,最近几天,施女士总算松了口气,总算把儿子暑期实践的事情给搞定了。“儿子这次去香港参加一个实训项目,不包括来回机票,光参加项目的费用就要3900多元。”施女士说,周边人听说暑期实习还要花钱,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表示,这个实训活动是一家香港咨询公司组织的,总时间也就8天。大概的安排是,先去某个世界500强公司了解那里的工作情况,然后就会给学生们一个项目。学生被分成几个小组,每组约5个人,共同为自己的项目撰写策划书,制作PPT (幻灯片),还有讲解、提问、辩论等系列环节。比如说,某电器公司要在东北三省布局一个点,要搜集那里的电器销售情况、消费力状况,投入的资金和回报,制作成图表等。据说,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份调研报告非常锻炼人,很多时候都要折腾到凌晨两三点才能入睡。在做项目的过程中,全程会有导师跟踪。这些导师一般是香港业界的资深人员,他们白天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工作,晚上才会来到项目组,讨论和指导问题的解决。

  “花钱买苦受,在别人看来无法理解”,施女士说,她也是看到同学孩子的变化才下了决心。她有个同学的儿子原本上大学期间经常疯玩,在宿舍和家里无非就是打游戏。但参加了8天的实训,孩子回来像变了一个人,努力上进,最终考上了北大金融系研究生。“去那里参加实训的,好多都是北大、清华的学生,在共同完成项目的过程中,知道了自己的不足”,施女士说,香港紧张的生活节奏和项目的压力,让孩子成长很快。这些参加过实训的同学,也在这个过程中有了自己的人脉。有个参加实训的西南财大的女孩,去美国读研究生时直接跳过了中介,全程都是自己联系的。许多导师本身也有国际视野,即便项目结束后,学生仍可以和导师联系。他们会传递一些信息过来,不需要交纳昂贵的中介费,就能获取一些奖学金或交换生机会,甚至推荐去一些跨国大公司。

  在施女士看来,这次为儿子花钱参加暑期实践,最主要是让孩子开开眼界,尤其是让他和优秀的人在一起,看到自己的缺点。面对面的碰撞,远比父母一天到晚苦口婆心的劝说更有力度。

  有些遗憾

  部分学生视完成暑期实践为应付任务

  在市民蒋女士看来,暑期实践是个不错的经历。她让女儿体验过网站编辑、媒体记者、教师等不同的岗位,这种职场前锻炼最终让女儿明确了自己的职业方向。江南大学的一位老师表示:“沟通、协调、组织、人际关系、社会认知,这些都是能力的体现,社会实践并非一定要对学生的专业能力起到多大的作用,在实践中拓宽了视野、知识面,认识了新朋友,这就是提高。”

  事实上,几乎所有大学都要求暑期实践,但对于部分学生来说也有困难。江南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朱同学说,“去年调研了无锡各个高校学生会成员构成,我觉得这比较有趣。但是今年因为面临毕业,还没有想好参加什么活动,估计会找个项目‘混’一下。”朱同学口中的“混”,是指在其他同学的社会实践项目上署上名字,而实际并不参与。据了解,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少见。趁着不少学生尚未放假回家,记者在校园随机采访了10多位学生,受访学生多表示,“混一下也没什么,反正只是挂个名字,组员同意就好了。”更有3名学生表示,他们计划今年就是这样混过去,“社会实践对我来说就是个任务,对未来的职业生涯能起到的帮助并不大。”

  江南大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其实这种情况几乎在每个学校都存在,“有时候,学生假期出去旅游一趟,写点游记,也当作一次社会实践;在老家实习的,跟单位说一声,盖个章,都不需要去。社会实践很容易‘混’,虽然是学校要求的,但是完成还是要看学生自觉。”

  (施剑平 黄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