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陵园征集烈士文物 获市民支持

  专家从中发现了遗憾:资料保存意识还很薄弱

  最近一段时间,烈士陵园在为改造中的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征集资料。据了解,不少热心市民对这项工作非常支持,不断将珍藏的一些资料送去。

  热情:市民捐出珍藏烈士资料

  家住荣巷的陈荫麟,将哥哥陈明烈士的一些相关资料复印件送到了烈士陵园。据了解,这些资料共有14份,包括一些见报的资料。

  另一位市民何女士也致电烈士陵园,表示手头有一位烈士的手稿,整理过后将请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看一看,是否在征集范围内。新四军研究会的秘书长肖根荣手头有“两弹元勋”姚桐斌烈士的照片和其工作法的著作,这些都是他在多年工作过程中收集来的,这次也将无偿捐给烈士陵园。

  曾担任过无锡市博物馆副馆长的朱昱鹏,最近在为烈士陵园的烈士布展而忙碌,他一直在复印和扫描各种资料。“这是毛泽东给秦邦宪亲笔写的信”,朱昱鹏打开一幅复印件说,他一共拿到两封这样的信。虽然都是复印件,但外界一般看不到。比如说其中的一封信,现存国家档案馆,一般要持江苏省办公厅的介绍信,才能看到信件。朱昱鹏到北京时,因为没有介绍信,根本无法看到。后来通过一位北京的朋友,才复印到了其中的一封信。另一封信则是上海的朋友帮他复印后寄来的。

  对于市民的这些捐赠行为,无锡市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觉得非常感动,正在为这些资料一一登记造册。

  提醒:有关烈士的资料和文物均可捐赠

  朱昱鹏介绍,从他多年的文物征集经验来看,捐赠物品是不是在征集范围内,是会有变化的。比如,有人捐赠出某烈士的十多封信件,从研究来说,如果只是普通家书,也许就没有其参加革命后的信件有价值。“有些捐赠的东西属于文物,有些则只能称为资料”。

  但朱昱鹏也说,资料和文物并不是绝对的。由于人们的认识问题,在当时可能认为只是普通资料,但经过一段时间,人们对事件或人物有了不同的看法,或者该资料又能佐证其他事情,就会被重新认定为文物。

  在他看来,如果市民家中有资料,可以先拿出来看看。一般而言,专门场馆保存这些资料应该比家中更妥当。在他印象中,文革前无锡有位市民,拿来了一大堆名人字画请博物馆代为保管。这一举动,使这些珍贵的字画避免了文革的劫难而保存至今。事实上,有些市民花费一生收集的各种物品,其子孙后代未必感兴趣,与其在日后散落或被当成废物,不如捐出让其有个好归宿。

  遗憾:资料保存意识还很薄弱

  朱昱鹏认为,这次烈士文物的征集,是值得肯定的。但他也说,征集难度会较大。他表示,现在无论是家庭、学校和企业,对自身资料的保管都非常粗糙。他去过不少地方,发现许多百年名校没有校史馆,企业也没有厂史资料。

  他介绍,1932年,匡村中学为了纪念淞沪会战,曾在校园里建过一个纪念塔。这座塔一直存续到解放后,大跃进时期被敲掉。“如果现在塔还在,很可能成为国家级文物了”,朱昱鹏对此极感遗憾。在他看来,在欧美国家,一家企业,无论是人事档案、还是获得的荣誉都会被妥善保存。在日本,像丰田等许多知名公司都有自己的纪念馆、档案馆。有这种意识,才能有做大百年企业的勇气和信心,许许多多的个体资料能真实地反映一个地区和一个时期的情况。“像美国某人得了诺贝尔奖或竞选总统成功,他的母校一定能拿出或多或少他的资料,比如在学校读书的成绩单”,朱昱鹏说,而在中国,恐怕少有学校会为一个学生如此细心地保管这样的资料。

  朱昱鹏说,他目前正在筹办的100余位烈士的展览,希望能配有相关实物资料,更希望能得到广大市民的支持。(黄孝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