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来袭 菜农遭殃

  本报讯 两场暴雨,我市菜农受到重创。昨日,惠山区益家康基地、锡山区羊尖镇南村村等菜农的心情都跌到谷底:菜地进水约30厘米,尽管加紧挖排水沟,水泄得很慢,这茬菜算是泡汤了,一亩至少少收入四五千元。

  早上6点,益家康基地菜农郑雷一到菜地就连叫“不好”——菜地进水了。地势较低的3个连幢大棚和周遭几个单体大棚最严重。他赶紧和几名农户商议增开排水沟,希望尽量把水排出去。但菜地地势低洼,附近洛社街道的地势又高,其积水大多通过基地流向万寿河,而菜地的排涝设施只考虑了基地排水,泄洪设施不到位,农户自己开沟收效甚微。到中午,菜地里的水已没到郑雷的小腿处。

  菜农陈兴宏看着处于“汪洋”中的1000多亩菜地,欲哭无泪:这半年基本白干了。他今年在连幢大棚内种了5亩多小番茄、在单体大棚内种了6亩多甜瓜、辣椒,原本看着茄果类采摘时间长、价格高,想多赚点钱,没想到暴雨使这些正处于盛产期的蔬菜基本无法上市了。“两星期前我才搞了第一次采摘活动,没想到这场暴雨让原本能有的2个月采摘时间基本化为零,已长成的小番茄长时间浸在水里会发软、变质,没挂果的植株出果率也大大减少,而小番茄一年也就种两茬,这半年的人工、搭棚费用等算是打水漂了。”他懊恼地说。

  傍晚,锡山区羊尖镇南村村菜农付啸和农户在菜地开了一天排水沟后,看着仍浸在20多厘米深水里的菜地,无奈地说:“菜地都变成‘鱼塘’了。”这时,外河水位与沟渠水位相差仅10厘米。他感觉这场暴雨比10天前的那场暴雨还厉害,上次是来得快去得快,这次整整一天水都难以排出去,明后天还有大到暴雨,菜地受淹的时间会更长。付啸他们种的大多是叶菜,相对茄果类损失要小些,因为价格不高,生长周期短,在大棚里一年能种个四五茬。“这一茬菜基本没收成,还影响下一茬菜的播种和收成,因为现在种下去的菜正常情况下能在‘伏缺’期间上市,可以卖个较好的价钱,暴雨使下一茬菜播种延迟,而九十月蔬菜大量上市时的菜价是很低的。”付啸说。他和周边的农户估计这场暴雨要使每户直接损失约1万元。

  不少农户已在打听保险理赔的事,但因没买大棚作物保险,也无法理赔。惠山区农口人士说,当雨量达200毫米时,当地的蔬菜基地估计约六成排涝设施达不到此时的排涝要求,这与排涝设施委托公司经营、经费紧张不无关系。一些农户则表示,暴雨是天灾,基地排涝设施不全,这导致的损失难道都由农民自己买单么? (海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