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市设置在梁溪河中的水质监测仪器无锡市设置在梁溪河中的水质监测仪器

  无锡8年治太,功过几何?正值炎夏来临之际,记者近日探访了无锡的若干治太现场,感受这座城市8年的坚守、无奈与期盼。

  坚守:无锡为太湖也是拼了

  午后1时许,蠡园街道喇叭口蓝藻打捞点,50多岁的周国良正站在打捞平台上巡视。

  “今天虽然热,但偏南风是第一天出现,基本没有蓝藻。”自从2007年被招募来捞藻,这位当地农民已总结出蓝藻集聚的规律,“一是温度35℃以上,二是偏南风连续出现两天。”

  每天工作8小时,政府每天给付每人80元,每年从4月中旬一直捞到10月底……这样的捞藻,无锡已坚持8年。“目前全市共有96个打捞点,120多条打捞船,1000多名打捞人员。”无锡市捞藻办主任陈旭清说。

  当日中午12点38分,在太湖新城污水处理厂的中控室,记者看到这样一组数据:COD,23;总磷,0.17;氨氮,0.2。“我们厂2007年进行了提标改造,这些指标全部优于国家最高标准一级A。”谈振娇厂长说。

  新建、提标、完善管网……8年来,无锡在污水处理上狠下功夫,取得了难能可贵的“两个相当”:70多座污水处理厂的日处理量超过200万吨,相当于全市供水量;8000多公里污水管网,相当于全市道路总长。

  8年,为了治理太湖,无锡不惜以GDP下滑为代价,关停数千家污染企业,直接投入资金近500亿元……作为一座中等城市,这样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只因为,无锡对太湖有切肤之痛!”无锡市太湖办主任顾岗说。无锡水利局办公室主任朱双清坦言:“这些年无锡为太湖也是拼了!”

  无奈:为什么蓝藻还未消失

  然而,太湖蓝藻至今并未消失,甚至一度集聚面积还高于往年;水质虽然向好,但也远未达到人们所期待的理想状态。这就让很多人产生了疑问,“付出那么多,为什么蓝藻还未消失呢”?不久前,几幅太湖蓝藻集聚的照片,便在网上引发围观。

  “首先想给大家澄清一个概念,太湖治理的效果并不能仅凭蓝藻的有无来判定。”顾岗表示,十几年前蠡湖(注:太湖位于无锡的内湖)由于水质太差,根本 就没有蓝藻,经过多年的治理,水质改善后,现在反而有了蓝藻。那为什么还要捞藻呢?“这主要是防止过多的蓝藻集聚后死亡发臭,从而导致太湖水质污染。”

  当然,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太湖水质改善尚未达到民众期待。

  对此,顾岗提醒人们不要忘了太湖所处的区域环境。“太湖流域是我国目前经济最发达、大中城市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人口密度是全国的10多倍,GDP占 全国的15%,单位国土面积产出的GDP是全国57倍,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口的大量增加必然给太湖带来巨大压力。”他坦言,在经济、人口都为增量情况 下,太湖能够“向好”已经很不简单。

  期盼:正视治太的长期性复杂性

  “我希望全国人民都能正视治太的长期性复杂性。”朱双清说,治太需要“愚公移山的精神和精卫填海的努力”,寄望通过几年时间就取得天翻地覆的质变,并不现实。

  不过,他对未来也有担忧。“我个人看来,在治太问题上,无锡是全太湖流域投入最大、付出最多的城市,8年中累计投入将近500个亿,未来无锡还能有这样的财力来支持治太吗?”

  除了钱的问题,顾岗认为另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控制污染物入湖。“从蠡湖的治理历程看,湖泊水质的改善,最根本的还是控制入湖污染物。控污做好了,事半功倍。”

  但 控污并不容易。污染在水里,根子在岸上。要解决污染入湖,最根本的办法是全流域经济结构优化调整。“调整并非易事,污染企业都退出了,却没有那么多优质企 业填补进来怎么办?这么多人的就业怎么解决?治太,不仅是个科学问题,更是社会问题、政治问题。”顾岗同样强调,必须认识到治太的长期性复杂性。

  作为太湖治理综合统筹单位的负责人,顾岗坦言,目前在太湖治理上“九龙治水”现象仍然存在,一些部门为了部门利益,仍然在上一些花架子工程。“不能 说没效果,但效果肯定不是最好的。我认为,当前应当把钱优先投向减污效果更好的项目上。”另外,他还认为,“要享受好的环境,必然要付出代价”——除了政 府要坚定不移地付出,每个人也要从自己做起,付出自己的努力:比如节约用水、尽量不把洗衣机移到阳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