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排水管道不断换粗,但在某些路段仍不堪重负。▲新建排水管道不断换粗,但在某些路段仍不堪重负。
▲6月17日,江阴一处农村积水漫坝,村民正在撤离。▲6月17日,江阴一处农村积水漫坝,村民正在撤离。

  单日雨量排名全国靠前 江阴城区排涝再临大考

  经历了6月15日至17日的大暴雨后,江阴这几天各处积水已纷纷退去,但根据天气预报,6月25日至26日又将有一次大到暴雨袭来。“看海”的场景仿佛还在眼前,洪涝积水排泄不畅问题卡在哪里?

  管网承载能力有限,改造跟不上实际需要

  江阴的地下排水管网承载能力到底如何,记者首先做了个摸底。

  据江阴市政处工作人员介绍,近年来江阴投入近亿元先后实施了四轮防汛设施专项工程改造,对具备工程改造条件的易涝受淹区域,加快工程改造步伐,消除内涝隐患。先后新建排涝泵站3座、改造泵站3座、改造主干道路雨水主管1500米,完成了君山路30弄、君巫路91弄、人民东路155弄、环南路两侧区域等城区多处易淹内涝重点区域整治,改造城区主次道路积水点百余处,对存在坠井隐患的1000余座雨水窨井加装了高强度防护网,进一步提高城区低洼区域的抗涝能力和安全防护水平。但江阴部分城区雨水设施建设标准偏低,特别是老城区的很多管网使用年限长、工况差,最多只可承受每小时36毫米降雨量或24小时120毫米左右的降雨量。而6月15日20时—16日7时,不到12个小时江阴城区雨量就达162.9毫米,超出承受能力2倍有余。

  令人惊讶的是,每小时36毫米降雨量或24小时120毫米左右的降雨量,这只是管线设计中所谓1年1遇的暴雨。根据住建部的调查显示,就全国来看,全国70%以上的城市排水系统建设的设计暴雨重现期小于1年,90%老城区的重点区域甚至比规范规定的下限还要低,连北京目前也仅有天安门广场和奥林匹克公共区的排水管线达到5年一遇,即满足每小时56毫米的降雨量。

  所以,如果仅从降雨量承受能力这个角度看,多年来屡屡能以单日雨量排名全国靠前的江阴,“看海”场景几乎可以断定为经常出现。2011年江阴曾以单日雨量200毫米的纪录与成都并列全国第一,去年江阴单日最大雨量也出现过105毫米,今年6月15日至17日的降雨过程中,江阴祝塘甚至出现超过了200毫米的特大暴雨,雨量高达274.9毫米。

  今年6月15日至17日大暴雨后受淹严重的新华路隧道,可以算得上设计承载能力跟不上实际需要的一个典型例证。新华路隧道在翻修改造时,有关部门曾发布封闭施工说明称,“新华路隧道建于2008年,由于当时该隧道处于城郊结合部,下设的直径800毫米的管道可以胜任排水任务。随着周边小区的建立,到了雷雨季节,周围的雨水都流向地势低洼的新华路隧道,排水管的排水能力稍显不足,最近的一次改造会置换上直径1000毫米的排水管”,然而,此次大暴雨中新华路隧道照样被淹得无法通行,有江阴市民发帖问,1200毫米、1500毫米……是不是接下来要换直径更大的排水管才有用呢?

  管网老化、设计不合理等问题同时存在

  据江阴市政处工作人员分析,造成江阴老城区管网排水能力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早年建设的排水管道多为水泥管材质,抹带接口,随着使用年限逐步变长,工况不断变差,很容易出现接口错位、拉断等情况,虽然管网仍可通水,但其排水效率却已大打折扣。同时,道路两边的绿化根系长久生长深入管道,破坏管壁,压缩了过水断面,减缓了排水速度。一些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原有雨水排放口被废弃或堵塞,现有道路管网排水能力又未得到同步提高,加剧了内涝产生,增加了周边区域及部分沿线老小区的内涝发生几率。

  此外,部分建设施工单位防汛意识淡薄,在开发建设过程中,不尊重原始设计,擅自改变管道走向和管径标准,而且破坏市政排水设施又不及时修复到位,导致道路小区积水受淹,比如一家经济园就在开发建设时破坏了小区的排涝管道,建设时挖断排涝泵站的排水管道等。还有,城区部分老小区的外围区域在高强度快速度的开发建设中,由于新开发地块的地面高程没有系统考虑,普遍高于老小区的地面标高,使得这些老小区沦为低洼盆地,加上应有的排涝设施建设又不同步配套而发生内涝。

  城市地表硬化程度日益提高,也是一个原因,在城市建设发展过程中,原来自然裸露的地表土壤被混凝土和建筑物硬化覆盖,具有自然渗水功能的地表土壤面积被不断蚕食压缩,原本可以自然渗透的雨水只能以地表径流形式进入道路管网排涝,大大加重了道路管网排水负荷,因原来设计建设的道路排水管网普遍管径较小,更加无法满足短时强降雨的排涝需要,从而产生了城区硬化面积不断扩大而新的受淹易涝部位也不断扩大的不良循环。

  “缝缝补补”不治本,急需管网评估后对症下药

  记者注意到,6月份其实江阴已经遭受了月初和上周的两次暴雨袭击,像新华路下穿隧道这样的高危路段,有关部门的措施是安排了建设局、应急单位指挥人员以及值守人员对新华路下穿隧道“看守”:人工值守泵站,确保泵站有效运行,如遇雨量过急,雨水篦来不及排水造成隧道内积水,当积水达到15cm,第一时间组织人工在隧道两端设置警示牌,禁止车辆进入隧道,并及时报告交警部门,提醒过往车辆绕行,并及时封闭人行道。但有江阴市民就此感叹,“这些措施都治标不治本啊?”还有江阴市民认为,与其后期需要这么多的“缝缝补补”,还不如前期规划设计的时候“一次成衣”。

  不过,有关专家认为,目前靠修复地下排水管网的方法解决城市内涝的可能几乎为零。“原因是地下管道不光是排水管道,还有污水、燃气、电力等,马路下面的管道都排好了,现在把其中一个的尺寸变大显然行不通,原先谁挨着谁、离多远都设计好了。”专家认为当务之急是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对现有的管网进行评估,要知道它到底能排多少,“国外有的国家是利用一个城市的地形,在城市道路里挑一部分道路出来,暴雨时不走车了,专门排水,洪涝过了,就恢复正常通行。”

  江阴建设部门就认为,目前要加快沟通城市水系,恢复自然排水断面。建议抓紧对城市水系现状进行全面摸底调查,对黄山港河、北横河、芦花沟等淤塞严重、水流滞堵的河道加快组织疏通拓宽;对城区排水管网在原来排摸的基础上,利用现代化检测设备组织进行一次全面详实的地毯式调查,对一些年久失修、工况较差的老旧雨水管网按照先急后缓、先易后难的原则,逐步更换排水管材,加大排水管径,有计划地实施整体修复或更新。

  (晚报记者 宋超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