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去年底总量已超25.6万人,但不匹配实际需求的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

  高技能人才如何契合产业转型?

  □本报记者 袁柳

  近日,第二届“无锡技能精英”大赛举办方案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获得原则通过。令人意外的是,这样一场全市范围的高规格赛事,不少企业却参与积极性不高,甚至还把自家厂里的技能好手藏着掖着,不想让他们参赛。市人社部门职业能力建设处有关人士表示,企业有此反应也是“事出有因”,技能人才是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高技能人才在推动产业升级尤其是制造业转型发展上作用显著,但现在不少企业缺乏完善的人才培养和激励体制,技能人才因“出名”而流失的情况不在少数。

  实用型高技能人才成企业“香饽饽”

  20年前,黄成中专毕业后来到一汽锡柴成为一名一线工人,如今他已是全市为数不多的“技能大师工作室”带头人。他从磨床操作工,逐步成长为大型卧式加工中心操作工、数控组调整工、加工车间工艺师、总工艺师、一汽集团技术专家,直至成为一汽集团最年轻的高级技术专家,享受集团高级经理待遇。黄成能有今天的成就,一方面来自他自身多年来始终坚持的钻研和创新精神,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全市近两年来构建并不断完善的人才评价和培养体系。

  像黄成这样的高技能人才,显然是企业的“香饽饽”。企业不愿让自己的高技能人才“出名”,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具有高超技艺与精湛技能的实用型人才正越来越受到社会重视、市场青睐。没有一流的技工,就没有一流的制造业,无锡要从制造业大市迈向制造业强市,迫切需要大量与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相契合的高技能人才。

  近年来,我市围绕实施“人才强市、就业优先、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大力开展技能振兴专项活动,培养和引进技能人才。据统计,至2014年底,累计培养各类技能人才68.12万人,其中高技能人才总量达到25.657万人,占全市技能劳动者的比例比前几年明显提高。目前我市已建有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2个、省级技能大师工作室2个,市级技能大师工作室68个,评选出省级企业首席技师34名、无锡市企业首席技师66名。

  技能人才培养与产业转型需求不匹配

  虽然高技能人才总量逐年攀升,但人才培养与企业需求之间脱节现象依然存在。威孚高科的高级技师李新是不少技校和职校的外聘老师,在给学生们上课交流中,他明显感觉学校课程培养和学生实际上岗之间存在“断层”。同样的不匹配也出现在技能劳动者工作之后的再培养、再教育中。

  “目前,以职业岗位需求为导向的职业技能鉴定体系尚不完善。国家职业资格评定标准滞后于企业实际需求,围绕我市先进制造业转型、新兴产业发展出现的新职业、新工种、新岗位的技能培训项目也缺少培训和考核标准。”市人社局职业能力建设处负责人打了个形象的比喻,如果说评价一个技能人才的“试卷”是100分,那么由政府来评定的分数应该只有30分,剩下70分要交由企业,“企业形成自己的人才培养和评价体系才是至关重要的。”

  另一个问题是社会对技能人才的认识仍有偏差,重学历文凭、轻职业技能的观念还未根本扭转。“即便是技校和职校的学生,他们中也有很多表示毕业后不想当工人。”李新对此也表示理解,除了社会地位不高之外,一线工人还面临发展渠道窄、待遇低等问题。即便是像威孚高科、一汽锡柴等这样的制造业大企业,刚刚工作的一线工人收入也与“坐办公室”的职场新人有差距,“企业和员工都比较急功近利,能够静下心坚守磨练技能的人不多。”

  培养、评价技能人才要让企业“说了算”

  近期,市人社部门正在研究关于加强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政策措施。相关人士认为,技能人才是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全面实施人才强市战略,就是以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为目的,坚持服务企业、尊重劳动、提升技能、终身培训的原则,加快培养一支适应我市产业转型升级发展需求、数量充足、素质优良、结构合理的技能人才队伍。说到底,培养和评价技能人才的标准要让企业“说了算”。

  一些企业的做法值得借鉴。位于宜兴的江苏协联热电,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人才培养和激励机制,在其公司内部,高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都有相应体现。“企业停车位有限,仅有的几个有顶棚的固定车位给了厂里最厉害的几位高级技工,连总经理都没有固定车位。”协联公司很看重技能人才,并制定了一套适合企业发展的人才评价体系,解决了技能人才与产业需求之间的脱节问题,也使得企业技能人才的忠诚度和稳定性大大提高,不担心技能人才“出名”后被挖走。

  “先引导符合条件的企业根据自身生产需要和岗位要求,在国家职业标准框架下,采取考核鉴定、考评结合、业绩评审等方式,开展企业技能人才评价。同时,要推动企业建立高技能人才多层次发展通道,探索建立企业首席技师制度,发挥技能人才在技术、管理创新中的作用,并给予其精神和经济的奖励。”市人社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只有契合产业发展、贴近市场需求的人才,才是推动城市经济发展的真正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