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去年7月,地铁开进了无锡市民的生活。地铁开通后的首个春节,万家团聚的时刻,1800多名无锡地铁人和过去7个多月中的每一天一样,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24岁的泰州小伙任维斌第一次没在家过年,除夕夜地铁1号线由长广溪站发出的最后一班车就由他“掌舵”。

  昨天下午3点,当值司机班组长吕进拎着一大包零食走进地铁1号线太湖广场站的司机室,准备在例行的班前会之前和小伙子们庆祝一下,“组里都是‘90后’的小伙子,怕他们想家。不能给假,只好买点吃的犒劳大家,鼓舞一下士气。”小伙子们互相聊着初一下午轮休后的安排,气氛轻松而活跃。“初一和同事、同学聚会。从武汉铁路学院毕业后,宿舍八个人来到无锡地铁工作,但分散在四个班组,休息时间不一样,难得碰上,上次聚会还是一个月前了”,任维斌对这次聚会满脸期待。他下午共排了四个单程的班,每趟51分钟,最后一班是从长广溪发出的末班车。

  一踏入驾驶室进入工作状态,刚才还活泼说笑的小任瞬间变得一脸严肃。下午3点46分,检查完仪表设备,确认信号、道岔情况后,任维斌启动列车,向前推动手柄逐渐加速。

  除夕放假,平时忙着工作、从外地归来的人们纷纷出行采购年货,地铁里比寻常周末热闹多了。每到一个站点,手动关闭车门前,任维斌就会下车查看是否有乘客准备进出,从头一个车门逐眼望到最后一个车门。下转第2版>>>  上接第1版>>>“这个动作每天得重复好多遍。别以为它麻烦、枯燥,行驶安全就建立在这些细节上。”休息时间,小任和记者说起以往行车所见,“人群密集的时候,关门前的查看尤为重要。总有大爷把地铁当公交,爱用胳膊去挡门,以为夹一下就会弹开,但很可能会被夹得青紫。严格执行查看程序,就为防夹设置了一道‘关口’。”

  晚上七点以后,人流渐渐稀少起来。“回想去年,这会儿已经和奶奶、爸妈还有姐姐一家一共7口人一起吃完晚饭,准备看春晚了,现在他们一定在想我”,即便现在已经落户无锡,却也来不及回家过年,年夜饭只能在线上解决。趁着交接班的20分钟休息时间,任维斌赶紧给爸妈打电话,简短地拜了个年。“不过,今年的春节更有意义,载着乘客们回家,让他们顺利和家人团聚,感觉非常幸福。更何况还有20多个小伙伴一起并肩战斗呢,一点都不觉得孤单。”

  任维斌值完春节前的最后一班岗时,已近晚上11点。来不及多想什么,车辆入库,做完退勤登记后,他就匆匆赶往宿舍,“得赶紧去睡觉了,明天还有个白班,要养好精神。至于春晚,只能网上看录播了。”

  (吴梦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