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飞”又叫“固齿”,是一种没有单向自由轮的自行车,也指代玩这种车的街头极限运动。“死飞”色彩亮丽,可竞速,可花式,可混搭,很快就俘获了年轻人的心。从2012年起,短期内,无锡冒出了七八家“死飞”店,巅峰时期,几百人一起“刷街”是常态。但最近走访发现,锡城的“死飞”店正在遭遇严冬,由于销量不佳,近半数“死飞”店已被迫关门。

  现象

  亏损严重,近半数“死飞”店关门

  “ARC固齿”是无锡的第一批“死飞”店,老板木根旗下有三家分店,但前不久,他关掉了通扬路上的分店,搬进金太湖国际附近的小区内。几乎同时,位于解放东路上的“FG死飞”也选择了关门。附近的商户透露,这家店最初的生意很不错,只是后来人越来越少,老板就选择了关门。

  为何出现这种现象?几位接受采访的经营者纷纷把原因归于市场的惨淡,从去年开始,无锡的“死飞”市场就开始萎缩,经营落差很大。

  “AE极限”的阿福是一名街头文化的爱好者,2012年他正式进入“死飞”市场。“以前生意最好时,一天可以卖出六七辆车,每辆车能有近20%的赢利,还是很可观的。从去年开始,生意就不太好了,尤其是最近的淡季,几个月的销量还抵不过之前的几天,一直是亏损的状态。”“Abao固齿”的小鲍也证实了阿福的话:“现在生意真不好做,店多客少,加上店铺租金和进货资金的压力,很难支撑下去,好像前段时间有家死飞主题的咖啡店也关门了。”

  原因

  店多客少,导致“死飞”发展瓶颈

  对于当前的低潮,“AE极限”的阿福并未感到意外,他表示,以无锡的情况来看,两三家店就足够了,实际上,不少人觉得这个行业火,有利可图,就一窝蜂挤了进来,使得无锡短时间内有了七八家“死飞”店。

  店铺扩张过快,导致了顾客的分流,而网店也来分一杯羹,给实体店造成了不小的经营压力。“AE极限”的阿根介绍:“现在网上有一大批死飞店,他们打着便宜的口号,分流了一部分消费能力有限的学生群体,实际上,不少人买到的并非死飞,而是外形构造相似的‘神车’,但后者的安全性要差很多。”

  而且,“死飞”热也确实在逐渐降温。“死飞是一种街头文化,它本身就不是全民性的,之前的那种火爆场景是不正常的,它必然会归于平静”,“AE极限”的阿福认为,“很多人只是一时兴起,觉得死飞个性、炫酷,并非真正喜欢,这样的兴头是支撑不久的”。“死飞”的忠实爱好者大鹏表示,他身边的“死飞”玩家圈子已明显缩小,并逐渐固定下来。“之前我们一起玩的有五六十人,现在经常参加活动的也就二十人左右,其余的人都放弃了。”

  转型

  多样化经营或是最佳选择

  市场如此这般平淡,“AE极限”和“ARC固齿”希望在推广死飞文化方面做些文章。阿福表示:“死飞应该作为一种文化存在,这也是它的本质,应该很好地推广他的精神特质,让更多人爱上它。”木根的打算更为长远,他计划把“死飞”店做成俱乐部,通过俱乐部的形式,推广“死飞”文化,吸引并稳定会员,也为自己赢得发展空间。

  当然,几位经营者仍对无锡的“死飞”市场抱有信心,“Carlo死飞”的阿凯就说:“经营困难肯定是有的,但我觉得这个市场正在洗牌,有人退出,也更利于我们的坚守,我相信开春之后应该会有很大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