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大美女插画师江大美女插画师

  近日,江南大学校友李晓林所绘的一组“24节气美食”插画,温雅清新的“萌”笔触和表现风格瞬间美翻网友,亦唤醒了大家对于传统美食的怀旧情结。

  “感到特别意外,被吓坏了”

  “感到特别意外,真的被吓到了。”李晓林说自己是枚深居简出的宅女,这次就像是中了彩票般栽到了好运里。

  “24节气美食”系列插画,是李晓林从去年6月底开始着手画的,每到一个节气就画一张,画得很慢,画一张微博发一张,“更多的是一种自娱自乐的状态,没想到突然会被这么多人关注。再有一个就是心虚和惭愧。首先,从专业的角度讲,我不是专业的绘画专业出身,画工和很多前辈完全没法比,差很远。其次,从内容上来说,我对美食民俗的理解还不够完整,这些画的背景资料还仅限于我从图书馆和网络搜集整理,然后自己理解消化再表达到画纸上的层面。画者多是想通过自己的画面和人们讲一些自己心里想的故事,你看到的这些,就是我想说的故事吧。”

  李晓林毕业于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工业设计专业,“学校有设计表达课,手绘效果图其实对我后来画图的影响很大。那时候画图会想着怎么理解产品,现在会想怎么理解我所画的‘物’,这个物可能是食物、仪器、人物、珠宝”。李晓林在无锡待了4年,“无锡的美食很多,玉兰饼至今记忆犹新。水乡的感觉,很空静美好。”

  大学毕业后,李晓林做过一段时间的文职工作,也做过一段时间的设计师,但最后却选择成为一个自由插画者,她说:“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也不善交际,相对于和人事物的沟通,与画笔画纸的交流会更适合我。”其实,李晓林的内心隐藏着绘画的欲望,一直被压抑着,幸运的是,这种绘画欲望最终占了上风。2012年,她辞去原有工作,正式成为一名自由插画师,安之若素地沉浸在她想要的工作状态里。

  目前,李晓林在中国的心脏——北京安心做她的插画师。一个大学毕业不过几年、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孩凭借何种底气“北漂”?她说:“是某种机缘吧。其实我做什么都不是很有底气,但我相信任何事只要慢慢去做它,经营它,一点一点积累,总会有回报,只是时间问题。”

  时下“24节气美食”插画的走红,当是她笔耕不辍积累的结果吧。占先机之类那是必需的。

  古典路线的“无静无画”

  其实,早在去年5月李晓林创作的一组“气象勘测仪器发展史”的图片已经在网络火了一把。生僻的古老仪器,以直观的画面感和饱满的细节,让公众重温远古的智慧。北京市气象局、中央气象台、中国气象科普网等多家官方微博都对图片进行了转发。这是李晓林与“墨迹天气”的一次合作,虽然带有商业性质,但她还是希望借此作品向古人致敬。

  动笔之前,李晓林总会提前做详细的功课,比如画“气象勘测仪器发展史”系列插画时,古观象台、图书馆不知跑了多少回,一点点儿梳理庞杂知识体系中的脉络,足足有一个月时间。但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不够完美。再比如画“24节气美食”,李晓林又到图书馆大量查阅了关于节气、养生、民俗的文献。

  笔者注意到,无论是“气象勘测仪品发展史”,还是“24节气美食”,甚至包括她的许多其他插画作品,李晓林的插画风格始终游离于“古典+历史”的创作模式中,并由此形成了个人鲜明的特点。有人称其为“复古插画”,她却说:“我自己的定义就是‘无静无画’,画者要静心,也希望通过画让观者有一秒钟的宁静。在现在这个快消时代,也算对画匠最大的褒奖和奢侈了。

  李晓林虽是个北方女孩,性子却有着江南女孩的温柔,这样的一种表达风格于她而言,倒也是妥帖的,诗意而有小情调的。李晓林不但是个才女,也是个颜值相当高的美女,素雅娴静,对于网友“画美人更美”的微博留言,她淡然应对:“手艺人靠脸吃饭,会被同行笑话吧。”

  固守信仰,不忘初心

  一个插画师的日常工作通常是这么构成的:背景资料调研,走访,查找文献,搜集图片,草稿,线稿,润色,成稿。如果是商稿还需要根据客户意见反复修改。一张美图出炉背后,是看不到的各种苦与乐。

  “我只是个穷画画的”,是李晓林给自己贴的个人标签。“穷”,守住寂寞之意。她始终觉得,如果这件事是你想做的,花费再多的时间也会心甘情愿地付出,“最幸福的时刻,是画完画常舒的那口气”。

  其实,她还是位签约珠宝设计师,手头积着一打样商稿。对于插画师来说,这似乎也是个极为适合她的。谈及与珠宝设计结缘的初衷,李晓林笑言是“因为买不起,所以就画来过瘾”,她说:“我一直很崇拜Mucha(捷克著名画家,西方新艺术运动代表人物),他的作品注重画面的布局和细节的精致描绘,无论是招贴画还是珠宝设计,都结合得很美,包括很多珠宝老店,都有很精美的珠宝效果图,每次临摹或者观看都受益匪浅。”

  对于插画师的“小众职业”界定,李晓林说自己并未想得那么专业,画者的作品与作家的文字其实是一样的,后者是通过文字让人明白和理解,而前者是通过画作让人直观感受。任何行业,表达清楚,都是最终目标吧。

  罗洛梅曾经说:在我们这个顺从的时代,勇气的标志是人固守自己的信仰的能力。李晓林说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明白自己最想做的是什么,并做出了选择,就没有理由放弃。

  在经历过爆红的不适应之后,李晓林已经迅速做好了调整,回复到“滚回去跪着画图”状态,她说:“这种现象在网络时代太多了,相信很快就会过去。还是要认真画画练习,心要是浮躁了,画是不会骗人的。”

  对于一个插画师来说,耐得住不见成效的瓶颈期,坚守初心,才会有后来的凤凰涅槃。(朱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