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宾斯基在一个月初完成了挂牌交易,换了新业主。凯宾斯基在一个月初完成了挂牌交易,换了新业主。

  近日,浙江宁波一家五星级酒店——慈溪雷迪森广场酒店宣布破产,这是中国首家破产的五星级酒店。其实,在无锡一直不甚“高调”的五星级酒店凯宾斯基,在这个月初也完成了挂牌交易,换了新业主。从前年到去年,无锡多家高星级酒店易主,其中大多与经营情况有着直接的关系。难道高星级酒店的“寒冬”真的来了?

  背景 市场不景气致不少星级酒店转手

  据报道,这家破产的雷迪森广场酒店位于宁波慈溪市逍林镇,距离慈溪市中心5公里。酒店总经理李阳杰说,酒店还在正常营业,但老板已经跑路。“老板跑掉以后经营不下去了,老板的朋友找到我。老板跑掉了,欠税,电、气、工资都欠着。董事会的人,除了老板,其他几个人跟我们签订了一个协议,让我们过来经营。”如今,雷迪森广场酒店已经进入到了破产重组阶段。目前,法院正在对酒店进行评估,之后将进行网络拍卖。在拥有22家五星级酒店的宁波,雷迪森广场酒店是第一家正式破产的五星级酒店。

  而在无锡,凯宾斯基酒店去年也低调地进行了挂牌交易。记者昨日致电该酒店询问获悉,酒店目前仍然在经营,但“这个月初业主就已经换了,现在都是外地的业主。”此外,锡城位于闹市区的一家四星级酒店也被一家金融单位所收购,另一家四星级酒店也转售给其他多个业主。据一位资深酒店业管理高层说,从他了解的情况来看,如果现在有人出价可以的话,估计无锡相当部分高星级酒店都想转手。

  高档酒店的市场情况现在究竟如何,从无锡市餐饮协会一份不完全调查中或许可见端倪。这份调查集中了湖滨、锦江等近20家高档酒店的今年年会(企业、商务)及春节预订摸底情况,显示出年会及春节市场预订情况相比去年同期,除了一两家能够和去年持平,其他分别下降了4%-10%。最严重的是,一些高档酒店往年全年可做近万桌左右事业单位的生意,今年几乎没有了,企业单位生意数量也下降不少。

  从公关公司处也可以看出年会市场的进一步萧条。张先生是无锡某公关公司的负责人,去年他告诉记者,最明显的感觉就是企业抠门了,机关索性不办了,“全靠私企撑着”。而今年年会的惨淡景象仍在持续,除了政府方面生意接不到,企业的抠门程度也在加剧,餐标下降,费用下降,有的企业还不去酒店,就在单位食堂吃一顿,布置也从简。

  现状 “无星级高档酒店”PK“五星级酒店”

  目前,列入国家旅游局星级饭店统计管理系统的星级酒店共有1.35万家,其中五星级酒店850多家,四星级酒店2400多家。而在开展2014年度星级饭店评定工作时,全国范围内共有50多家星级酒店主动“降星”。无锡情况也不容乐观,现有14家五星级酒店,国家旅游局最新公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全国星级饭店统计公报中》 显示,50个城市中平均客房出租率环比降幅位居前10位的城市里就有无锡。

  星级酒店主动“降星”,折射出酒店管理方对市场的应对方式。2012年,中央出台了遏制贪腐浪费的“八项禁令”,而今年财政部又发文终结了实行8年的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定点饭店制度。无锡市政府公务会议也不允许到五星级酒店召开,并且对价格有一定规范。但是,星级酒店在投资建造时,就会按照相应的星级标准配备相应的设施和服务。对于一家五星级酒店来说,很难想象通过走“经济酒店”路线来实现成功转型。所谓“船大难调头”,高星级意味着高成本,高成本意味着高价格,这在经济萧条形势下就意味着竞争劣势。即使酒店想通过“降价”扩大客源,但是五星级酒店的房费等都是有硬杠的,根本无从降价。

  因此,不少硬件已经达标的酒店为了抓住政府公务宴请这块蛋糕,就选择了不评星级。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是定价更加自由:记者拿到一份君来洲际酒店的家庭套餐价目,8人份只要888元,除了甜品和水果有13个菜。“人均才100多块,君来档次又高有面子,我自己掏钱请客肯定选这里,”一位看见菜单的餐饮业内人士都忍不住直呼太便宜。

  除了价格战,婚宴牌、小企业会议牌……这些以前星级酒店相对看不上的业务现在已经成为利润的主要来源。而“无星级高档酒店”相对于“五星级酒店”,显然更有价格优势。

  业内 降价、降星、无星或致行业发展倒退

  对于眼下“无星级高档酒店”的现象,无锡市餐饮协会负责人在表示理解的同时也带有隐忧。首先国外的五星级酒店并没有一味降价也能吸引客源,说明高端酒店有其市场需求存在。五星级酒店的评定是“官方认证”,需要硬件和服务同步达标。但是“无星级高档酒店”缺少了认证,为了降价也会下压成本,硬件上虽然打不了折扣,但是服务、菜品等“软件”上却没有统一标准,有可能引起服务质量的下降,导致行业发展水平倒退。面对“去公款化”的市场,坚守自己的特色、优势,坚守自己的服务、品质;进而把特色做到极致,把优势效应放大,以服务提升品质,打响自己的品牌特色,才是正确的应对之道。

  无锡市旅游业协会饭店业分会会长黄鉴中认为,目前无锡酒店出现的“寒冬”属于正常,这迫使原来过度投资或同质化严重的高星级酒店面临“洗牌”,市场不再追求奢靡之风,那些原先想靠着奢靡或投机经营的高星级酒店可能会被迫退出市场。在市场风向改变的情况下,酒店经营策略如何改变就要看经营业主的智慧了。对不评星或降星的做法,他并不赞同。“目前来看评星还是市场主流,游客出门选择酒店先参考的还是酒店星级。如果依靠不评星来指望政府消费,这也不是长远之计。”他认为,低价位运行或者降低酒店档次的做法都无法保证酒店健康发展,长此以往投资者会觉得无利可图,酒店破产或转卖的情况就可能发生。

  趋势 让老百姓能够平视五星级酒店

  “以前高星级酒店比拼的是硬件,谁比谁装修豪华、设施先进。现在高星级酒店要做的就是如何填补‘八项规定’实施前那些空缺的市场,硬件已不是最重要的。”黄鉴中称,酒店的价格体系总体仍然掌握在五星级酒店手里,高星级酒店如果不知道如何转型,那其他酒店就更难说了。记者了解到,在“八项规定”实施之后的两年期间内,无锡酒店有部分已经成功转型。如之前曾作为政府会议接待主要饭店之一的无锡日航饭店,如今其作为五星级酒店几乎很难接到政府会议。“政府会议不是酒店可依赖的‘香饽饽’。”日航饭店中方负责人说,该酒店注重盈利点高的客房,餐饮比例相对较小,而政府会议主要内容为餐饮,客房很少,与酒店盈利点不是很匹配。“在‘八项规定’之前,我们就受到中日关系变化、禽流感等事件影响的冲击,在每次冲击时就要考虑如何转型,现在看来我们的策略是对的。”他称,去年相比前年,酒店营业额呈两位数增长,如今利用古运河、南长街、市中心等优势,与景区、旅游电商等合作,推出针对家庭游、亲子游、结伴游等各种酒店组合套餐,以保证酒店客房出租率处于良好的态势,而今年他们不但没考虑过降价,反而打算提高客房价格,并继续针对“80后”年轻游客推出符合他们胃口的套餐。

  黄鉴中表示,如今敢于踏入高星级酒店用餐住店的老百姓越来越多了,他们敢于平视五星级酒店,对其评头论足、维权的人也多了,因此高星级酒店的转型势在必行。(晚报记者 景玮 巫晓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