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下午4时,地铁堰桥站外,一大批乘客从政和大道和惠山大道路口西侧的1号出口走出,路旁10多辆一字排开“小飞龙”迅速凑向前,短短几分钟内所有的车都拉到客人走了。记者看到,有一辆“小飞龙”竟在非机动车道上逆行,还有一辆途中闯了个红灯……

  “任性”的“小飞龙”给一些市民带来“便捷”的同时,也给道路交通安全造成隐患。特别是地铁1、2号线通车后,一些地处偏远、公交不便的地铁站点迅速被他们占领,屡次执法整治也没有什么效果。

  客源庞大,“小飞龙”盯上偏远地铁站

  日前中午12时多,地铁长广溪站出口外停着一长排“小飞龙”,蠡湖大道和震泽路上,数辆载客“小飞龙”飞驰而过。乘客一走出地铁口,就被“小飞龙”司机招呼着上车走了。据了解,“小飞龙”主要活跃在居民小区、农贸市场和公交站台附近,地铁开通运营后,一些“小飞龙”司机瞅准“商机”,地铁站附近也成了他们上佳的揽客点。有的“小飞龙”司机还有不少固定客户,每天按约好的时间接送。

  在一些公交不方便的地方,“小飞龙”的起步价仅三五元,招手就停、出门就能坐上,还可以直接送进小区到家门口,较容易招揽到乘客。像长广溪地铁口附近有江南大学和科教产业园,附近的仙河苑小区居住数万居民,每天人流量大,“小飞龙”的客源市场庞大,而公交线路很少,“小飞龙”成为许多从此下地铁的市民的选择。仙河苑居民齐阿姨说:“‘小飞龙’是很方便,我也坐过,但经常逆行、闯红灯,坐在车上真的很害怕。我年纪大了,不敢再坐。但是看到有很多学生乘‘小飞龙’,为他们担心。”

  “小飞龙”没有保险,出了事索赔无门

  “小飞龙”虽然给一些市民的出行带来了便利,但带来的危害也显而易见。海岸城一带的快车道、慢车道甚至人行道上,红色的“小飞龙”呼啸而过,走在人行道上,都无法保证不被撞到。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闯红灯、逆行等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对于“小飞龙”来说屡见不鲜。

  这些改装过的电动车普遍没有牌照,驾驶员也没有经过专门的交通法规培训,有的甚至连驾驶执照也没有,平时横冲直撞惯了,发现有执法人员的路口就绕行,或者加大油门强行闯关,因此埋下了很大的安全隐患。而且这些车子都没有上过保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受伤的客人基本上都是索赔无门。

  违法成本低,“小飞龙”整治后易回潮

  “小飞龙”取缔起来十分困难。记者从城管部门了解到,由于不在职权范围之内,城管部门只能应交警部门的邀请配合执法,而在单独巡查时,即使发现有“小飞龙”,顶多口头阻止。许多“小飞龙”驾驶员也了解到了这一点,对城管部门的阻止有恃无恐。不久前,山水城城管中队和滨湖交警五中队联合对地铁长广溪站的非法营运“小飞龙”进行取缔,可执法人员前脚刚走,后脚“小飞龙”又纷纷开回原位。

  违法成本偏低,也是“小飞龙”难以取缔的原因之一。城管人士透露,“小飞龙”驾驶员几乎都是外来租住户,以老乡为纽带,结伙从事非法营运。一辆“小飞龙”价值几千元,抓到了扣几天车就又还回来了。有的车主不只一辆车,扣了一辆可以开别的,并不影响其生意。

  (记者 杨慧玲、陈春贤)

  链 接

  看,小飞龙屡禁难绝

  听,相关人士怎么说?

  小飞龙无孔不入,记者在一些小飞龙活跃的地方采访了一些相关人士,听听他们怎么说。

  复地新城居民吴晓瑜:每天上下班都要坐地铁,由于地铁站到家还有3公里左右的路,很难打到出租车,有时候遇到些急事要赶时间,一时等不来公交就坐小飞龙。虽然两三人结伴时价格实惠,但小飞龙驾驶员安全意识太差,也是没办法救急时才会选择坐小飞龙。公交车应该设置更多路线,连接居民点和地铁站,或者将站点、时间做些调整,在上下班高峰时段以及节假日期间增加班次、缩短间隔时间。

  出租车司机吴鹏:小飞龙对出租车的生意肯定有影响,不过很多小飞龙集中的地段比较偏远,出租车比较少,影响相对来说较小。不过,小飞龙上路常违反交规,是道路交通安全的一大隐患,最怕的就是他们会一头撞过来,希望相关部门对此加强管理。

  锡惠公交公司司机诸海涛:小飞龙的存在肯定会分流部分乘客。小飞龙司机在路上野蛮行驶是有目共睹的,我们车队就有司机在正常行驶时被一辆违规行驶的小飞龙撞了。在遭遇交通事故时,小飞龙因无法查证,常会直接逃逸甚至弃车逃逸。要杜绝小飞龙横行,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加大打击力度,另一方面政府部门还需努力,比如由政府出钱购买公交车,增加公交线路,或者开设免费班车,减少小飞龙的客源。需求少了,他们的数量肯定会少。

  小飞龙驾驶员余永建:6年前工作调动来到锡,后来辞职。因学历不够、年龄偏大,没能找到满意的工作,看到家附近这片交通不方便,就开小飞龙谋生。乘客一般都住在这附近,觉得坐公交、打车不方便,就选择坐小飞龙。很多开小飞龙的人不守规矩,可能是从众心理,有时候看到别人闯红灯过去了,我也就跟着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