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舍“敦仁堂”几经磨难只剩门楼许舍“敦仁堂”几经磨难只剩门楼
许舍“敦仁堂”几经磨难只剩门楼许舍“敦仁堂”几经磨难只剩门楼

  近日,有读者向本报报料反映,许舍老街上有一栋名为敦仁堂的老建筑,如今只剩下两面门楼,牌坊上的雕塑极具特色,但是此地正面临拆迁,牌坊主人希望能将老建筑艺术保存下来留给后人看看。究竟该如何保留引人关注。

  现场:曾经的显赫大户,现在只剩门楼

  昨天,记者一路询问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目的地——被新建的民居环绕起来的敦仁堂。抬眼望去,原本的四面墙壁只剩下三面,高高的墙头上长满了杂草。敦仁堂仅剩的两面门楼之一就在正对着的墙上,“惟适之安”四个字下是两扇木门。“敦仁堂是顾姓的大宅,是附近最好的一栋。这里是原来的后院。”主人沈阿婆一边介绍一边打开门锁,原先这门是不上锁的,但是前两年这里遭了贼,门楼上的雕塑险些被偷走,这才上了锁。

  打开门,跟着沈阿婆走过一条堆满杂物的狭窄通道,便来到了另一面门楼前,“腾蛟起凤”四个字便映入眼帘。门楼两边早已被改造成了民房,门楼后是曾经的大厅,如今也早已成了库房,只剩门楼上几排栩栩如生的雕塑在诉说着当年的兴盛与如今的破败。据介绍,敦仁堂的这面门楼是许舍一带保存得最完整的,上面的雕塑也大多保留了下来,“雕的都是戏文里的人物,有十二生肖、关羽、梁红玉……”沈阿婆说,她今年七十多了,嫁到许舍时这里就已经是这样了,她又不懂保存,这么多年下来看着怪心疼的。

  房主:人已不住,想留给后人看看

  顾姓是许舍一带的大姓,曾经的许舍老街上更是半数人都姓顾,而敦仁堂就是当时顾氏最大的一栋宅院,“以前屋子非常大,一直通到后面的河边,现在都没了。”沈阿婆说,顾氏老宅曾经显赫一时,但抗战时期被日本鬼子一把火烧成了如今的样子,后人没地方住,就在老宅旁边建了几栋小屋。“文革时差点被敲掉了。”沈阿婆说,文革期间,红卫兵说这门楼是四旧,要拆掉,“当时就拿了锤子上去敲那些雕塑,那几个雕塑的头被敲了下来。”沈阿婆指着门楼右侧几个没有脑袋的雕塑告诉记者,当时她丈夫就把人推走了,好说歹说将剩下的雕塑保留了下来,后来又担心还会有人来破坏门楼,就用黄泥将门楼全都糊了起来,这才使得这门楼保存至今。直到前几年,开始有人来拍照,才把黄泥洗掉。沈阿婆说,后来不断有人要来观看,族人担心门楼被损坏,就一般不给人看了,“上锁既是防贼,也是不想多给人看。”

  沈阿婆说现在这种老建筑也不多了,希望能够保存下来,“村子正在搬迁,我们人不住在这里。可这些老建筑最好能留下来给后人看看。”沈阿婆原本住在敦仁堂后面房屋里,后来拆迁已经搬走,现在就是挂念着敦仁堂,不时地回来看看。

  专家:保护价值有限,可转走藏品路线

  顾家大宅有无保护价值?它又该何去何从?对此,记者咨询了市文广新局遗产处的相关专家,该专家坦承,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无锡出现了很多与敦仁堂相似的案例,这些老建筑虽然都有些历史了,但是由于价值有限,保护难度又高,都很难上升到文物的高度被纳入保护的范围。

  该专家指出,早在2011年,无锡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小组就曾到顾家大宅勘察,但是遗憾的是,由于划定文物有一套严密的标准,顾家大宅敦仁堂并未被认定为文物。“随着公众文物保护意识的提高,也出现了一种对文物保护的误解与误读,并不是所有的老房子都必须列为文物进行保护。文物的认定有三个显性标准,要么是名人故居,要么在建筑风格上有贡献,要么是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它是一种综合考量的过程。”

  他同时表示,现行的古村落保护计划为这类老房子的保护带来了希望,一些规模比较大,保存完好,自然生态良好的村落会被划入古村落保护的范畴,由政府统一拨款并进行规划。但是就顾家大宅而言,损坏程度较高,艺术价值也有明显的短板,规模也不大,也很难被划入这一范畴,因而显得有些尴尬,进退两难。

  顾家大宅以及有类似境遇的老房子的出路在哪里?该专家指出,有部分老房子的持有人会选择自行保护,但是这种方式的难度极高,对资金投入的要求很高。对于大部分持有者而言,将部分有一定价值的物件转化为收藏品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如果它真的面临拆迁,或者破败到难以维持,持有者可以选择拆下一些有价值的雕塑、门窗等当做收藏品,不仅可以用于展出,也有着比较好的保护作用。”

  (晚报记者 甄泽 程丁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