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无锡两会开幕前,本报开通论坛、热线、微博、邮箱等多个平台,先后征集了百姓提案近百条,其中提的最多的是出行“最后一公里”和老新村二次供水问题,昨天记者带着这两大问题,与部分政协委员进行了交流。

  地铁接驳光靠公交不行,应让市民愉快骑起自行车

  【百姓声音】

  有市民表示,地铁1、2号线已相继开通,但仍有地铁出口处于关停状态,什么时候能完全开通呢?

  另有家住惠山区的市民说,所居小区离地铁口距离有些尴尬,走路15分钟,骑车不到10分钟,门口没有公交车站,想骑车过去,但不知车锁在哪里好,丢了怎么办?

  【委员观点】

  委员邬敏辰认为,市民、学生居住点与地铁站口通常有一定的距离,不少市民、学生会选择骑车前往,然而地铁1号线站口附近无自行车停车棚,导致乱停乱放现象严重,不利于无锡创建文明城市,一旦发生被盗,市民也会蒙受损失。他建议在人流量多的地铁站口建自行车棚。首先需要相关部门进行实地调研,综合考察需求量及可利用面积,其次建好后规范管理,初期每天可由志愿者轮岗,待后期人们养成停放习惯后,逐步向无人看管式停放发展。

  委员程正文也认为,“完全用公交车接驳是不可能的,全部站点都设公共自行车点也不可能”,应选择在紧邻地铁出入口附近建一些非机动车停车场,集中停放自行车、助力车,并配有专人看管,解决好轨道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北京建德门地铁站外就有这样的非机动车停放点。他还介绍说,他在日本时发现当地人不少居民家中备有两辆自行车,一辆是用来从家里骑到地铁站,另一辆是从单位骑到地铁站,无锡人完全可以效仿实现非机动车+地铁这样的上下班模式,比如在堰桥站等周边居民小区多的站点,以及江南大学站这样的高校附近站点,设置自行车停车点和电瓶车充电桩,配以政府主导的半公益性质的看守、适当收取费用,如是既能让市民愉快骑起自行车,也能最大化地铁资源利用,达到减少拥堵、节能减排的作用。

  老新村管道改造很迫切,

  盼二次供水管理办法出台

  【百姓声音】

  微信号为“叶籽”的市民向本报发来自己的心声:老新村改造外墙粉刷固然要,但老新村铸铁水管锈蚀漏水等问题其实更迫切需要解决,户内管道出户改造应该也纳入改造计划。

  事实上本报2014年5月15日《清洗水箱人员暂无部门监管,二次供水质量令人担忧》的报道,也提到了包括管道在内的老新村二次供水设施存在“三不管”,影响到居民的健康用水。

  【委员观点】

  委员赵建华称,据他了解,目前老新村水箱定期清洗消毒每年一次的占79%,未定期消毒的占21%。他以自己实地走访过的广瑞路街道广丰三村为例,作了说明:广丰三村现有86幢楼、172个楼道,居民2768多户, 1至3层为直供水,4层以上为二次供水,共有二次供水设施(包括水箱、水池)172只。这个小区产权关系复杂,物业缺位,水泥蓄水池和铝锌管老化问题突出,且无人养护、管理,不但水龙头经常出“黄水”、“红虫”,夏季用水高峰时4楼以上居民家往往水压不够,因淋浴器点不上火而不能洗澡。无锡市自2011年11月起就开始试点取消多层居民楼屋顶水箱、采用直供水,但确实在试点过程中发现工程量大,受条件限制推行进度缓慢。

  他建议,对具备条件的老新村进行直供水改造,对不具备直供水条件的老新村,政府相关部门必须尽快制定老新村二次供水管理办法和相配套的安全指标体系,使老新村二次供水纳入规范化、科学化管理轨道。此外,增加生活饮用水质监测点数量和监测项目,特别是供水末梢水质在线监督监测项目,建立生活饮用水水质24小时连续在线远程监控和供水突发事件的预测预警。(晚报记者 巫晓凌 景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