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车湾小区电梯从去年9月24日停运以来,楼里不少老年人每天上下楼困难重重。20天前,居民自筹部分的钱款已全数到账,原以为维修人员会来维修,但至今没有下文。昨天,该小区有业主向本报求助:啥时能让电梯运作起来,让居民过个省心的新年?

  1

  电梯出故障

  坏了四个月无人修

  昨天上午,家住水车湾小区33号9楼的唐阿婆望着高楼兴叹(图1)。她下楼拿了报纸,买了点豆腐百叶,可是要回家,对84岁的她来说,感觉就是“蜀道难”。为了上楼从容些,她选择从32号楼上去,因为这里的楼道转弯要多一点,能够积积力慢慢往上爬。爬到3楼时,唐阿婆已开始气喘,趴在栏杆上说不出话。每上一层楼,她都会下意识看看楼层号,鼓励自己说“快到了”。去年9月24日起,小区的电梯就坏了。老人只能一周下楼一次去买菜,有时女儿、儿媳送点菜来。“我儿媳都50多岁了,每次来爬这里的楼,都说吃不消”,唐阿婆说,子女叫他们去同住,但两代人生活习惯不一样,她不想去。

  唐阿婆有关节炎、坐骨神经痛,爬楼本对她来说就是个困难事。而住在34号10楼的邱阿婆也是如此,她股骨头坏死,一年前动过手术,子女也都是老人了,每天来给她送菜,实在伤不起。据说这幢楼里还有好几位八九十岁高龄的老人。有的没法下楼,靠子女每天送饭菜上楼。前段时间,一位癌症老人手术回家,家人只能用藤椅抬他上楼。还有老人担心,如果心梗发作,急救人员上下都困难,会耽误治病时间。“老人上下,走不动,万一力气不济,一脚踏空,或毛病发作,这算谁的责任?”

  2

  新政出台,无维修基金的

  老旧电梯也有望修理

  水车湾小区32号门至34号门,是三个相连的11层高楼。三个门号的9层到11层有一个平台连通,三个门号共用1部电梯。电梯出问题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从1998年投用至今,修修补补多次了。该小区共有3部电梯,另外两部电梯情况也不乐观。在小区业委会的账本上,已前后花去20多万元的维修费用。33号楼的这部电梯问题最严重,去年9月24日开始停运。“不是不想修,而是如果简单修修,难保不出安全事故”,业委会负责人朱春霞表示,只能停运电梯。现场看到,一楼的电梯门口贴着封条(图2)。

  朱春霞说,经过专业部门评估,33号楼的电梯需要“改造”,共涉及17个项目,费用为14.3702万元。水车湾属于2006年前建成的小区,没有电梯维修基金。幸运的是,2014年7月,《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无锡市旧住宅电梯整治工作意见的通知》,明确像这样的小区,费用根据房屋性质不同而有所不同,房改房或公房,产权人出10%,区政府出90%;如果是商品房,则产权人出90%,区政府出10%。为此,小区进行了调查摸底,92户业主中,有42户表示要使用电梯,其中4户是商品房,38户属房改房或公房。当时核下来的金额,房改房住户每户出改造资金300多元,商品房住户每户出3000多元。目前,居民自筹改造资金共2.5万余元,另筹集了维修基金2.2万多元。当时,尽管商品房用户非常不愿意出十倍于他人的费用,但考虑到大家都要用电梯,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耽误修理,还是交了钱。

  3

  审批周期太长,居民希望能有绿色通道

  上月31日,居民自筹的维修费用全部到位。原以为过了元旦,就能有人来修电梯。但事情并不简单。朱春霞发现,钱没地方交,只能放在居委会。她听说,这笔钱要专款专用,但还没成立专门的账户,暂时不能交。紧接着她又听说,33号楼的电梯维修属于30万元以下的小项目,要有会谈纪要才能运作。元旦后的这段时间,居民天天找朱春霞,她则天天跑房管部门。上周三,她听说纪要已下达,但操作有难度,资金申批有周期,还涉及招投标。希望业委会或居民自己出钱先做起来。

  “一共只有14万元出头,居民的钱都凑齐了,政府只要出12万元,居民都想不通,为啥还要自己垫钱”,朱春霞说,她昨天又向南长区区政府反映了这事。据了解,朱春霞所说的区政府,其实是该区信访局。该局一位俞姓工作人员表示,他昨天已向上级反映了此事,居民想要知道进展,可通过街道了解。南长区房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则透露,居民的钱到位了,但政府的钱还没到位,电梯就没法修。现在政府用钱,一定要走程序。北塘区和崇安区都已有了类似的维修先例,都是老百姓先垫的钱。如果要走程序,需多久,他们也不知道。对此,水车湾小区一居民表示:“请为我们设一个绿色通道,这么多老人等不起。”

  (晚报记者 金勇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