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浦清莲/报道7月22日,受害者阿芳(化名)走进蠡园派出所报案,称自己被2个月前通过微信认识的一男子骗去所有积蓄6万余元。8月9日,蠡园派出所民警在某宾馆内找到倪某,才发现这并不是一起单纯的经济纠纷,除阿芳外,还有6名受害人。

  据阿芳叙述,2个月前,她通过微信认识了倪某,对方称自己是江阴一家家具厂的大老板,有1.8米的挺拔个子,穿着体面,和阿芳在一起的时候,他出手阔绰,会讨女人欢心,于是两人很快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之后没过多久,倪某经常问阿芳借钱,或是说生意遇到困难,或是要打点甲方领导,甚至还带着阿芳约见了一位甲方负责人。虽然自己经济条件也不好,阿芳对倪某却并不怀疑,每次都满足了倪某的要求。有一天,倪某跟阿芳说,自己认识鼋头渚景区的领导,可以帮她谋求一份售票的工作,工作轻松自在、工资也不低,说得阿芳很是心动。但是,介绍工作要介绍费,天真的阿芳拿出了自己仅剩的几万元积蓄。至此,倪某从阿芳处一共骗得6万余元。花了那么多钱无法向家人交代,意识到自己被骗后,阿芳选择了报警。

  8月9日,蠡园派出所接警后,很快在一宾馆内找到了倪某。当民警检查倪某手机后,发现这并不是大家原本以为的单纯的经济纠纷。原来,倪某的微信聊天记录里,还有好几名女性向他要钱,这些女性来自上海、杭州、舟山、苏州以及无锡,年龄都要比倪某大10来岁,而且有自己的家庭。民警逐一联系受害人,了解到倪某每次都以微信有目的有选择性地认识受害人,用花言巧语和物质诱惑引得受害女子上钩。培养一段时间感情后,倪某的“生意”就会“发生”资金链断裂、想在国外开连锁酒店资金一时无法周转、财产莫名被冻结、发货需要一大笔钱、打点领导等种种“意外”,随之向她们伸手借钱。受害女性长期缺少爱情滋润,被倪某忽悠得往往拉不下脸让他写借条,就算写也少写些金额,多数采取“手递手”现金的方式把钱借给了他。

  被骗后,由于需要隐瞒家庭成员,受害人只能默默地承受经济损失。倪某先后从7名受害人手中骗得钱款约60余万元,用以抵还债务和日常挥霍。倪某带着阿芳约见的客户,其实是他的另一名女朋友,他用同样的方式诱骗对方称阿芳是自己的大客户,需要查看自己是否有资质接她家的生意,这样的“鬼话”竟让两名女子都相信了他。

  其实,倪某根本不是什么大老板,甚至居无定所,只能每日住在快捷酒店里。他的前妻就是第一个受害者,因陆续借了他太多钱怕他消失,无奈与其结婚,却仍没能阻止他继续施骗的脚步。值得一提的是,民警在倪某身上找到了一张简历,经调查得知,简历上的女孩是倪某父亲住院期间的同病房病友的女儿。倪某以介绍工作为由,忽悠对方需要准备一笔钱。警方抓住倪某的时候,女孩和家人正准备将筹到的6万元钱交到倪某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