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匮苑社区的青少年把社区内的废弃墙面变成画板。金匮苑社区的青少年把社区内的废弃墙面变成画板。

  窨井盖、隔离石礅、工地围挡……这些城市常见的组成部分往往千篇一律。日前,有读者报料,在锡山区的乐购广场,用来隔离机动车的石礅成了一个个“大头娃娃”,机器猫、海绵宝宝、蜘蛛侠、小黄人等卡通形象让整个广场都生动起来。而在锡城的不少地方,都用各种街头涂鸦装点着这个城市。

  晚报记者 甄泽/文 徐恺言 阴如林/摄

  涂鸦让街头不再呆板

  “到处都是白色的墙壁,走在旁边都觉得枯燥。”在通扬路上一片工地的几十米长的围挡上,画满了蓝天、白云,以及核心价值观的宣传画,这些都是江苏信息技术学院和无锡国际学校的学生一起画的,而这些画也让周围的居民觉得舒心了不少。一位老伯告诉记者,以前从小区出来,正好绕着工地走半圈,都是一色的白,现在则顺眼不少,“不用再闷头走路,眼睛也有地方可以看,路也不觉得这么长了。虽然差不多每天都要看上几遍,那也要比白墙好了不少。”在稻香新村边上的马路旁也同样如此,长长的墙壁上的涂鸦给道路增色不少。

  而在南长区的一个新建小区内,一个个隔离石礅画上了各种卡通形象。据小区物业介绍,这些都是物业请人画的,为了美化小区的环境,“我们是新建小区,一些基础设施还没有完备,加上不少人家在装修,小区里杂物、装修垃圾很多,而这些石礅可以让小区看起来不那么单调。”

  “让校园能有一些不同”

  食堂门口有憨厚而且圆滚滚的阿福阿喜“站岗”,教学楼、宿舍区则有哆啦A梦陪伴,在江苏信息技术学院内,摆放着不少这样经过涂鸦的隔离石礅。当时负责涂鸦的老师说,这样做是为了让校园在学生的眼中有一些不同,“我们是理工科学校,提到理工科,印象中就会有呆板、规则、枯燥等词汇出现,但是经过装饰,就能让学生觉得,原来我们学校也可以很活泼,可以有一些不同。这样的道理同样适用于城市的美化。”走在校园里,不少学生都对这些略有褪色的石礅印象深刻,一名即将毕业的女生说,她进校园的时候这些石礅就是这样,当时就感觉很惊艳,“我刚进学校的时候对信息学院是没有概念的,但是这些石礅让我在第一印象就记在了心里。后来也去过其他学校,一旦看到他们光秃秃的石礅,我就会想起自己的母校。”

  在蠡桥小学内的窨井盖上,也画着不少卡通形象,虽然大多已经磨损,但在水泥地上仍很显眼。该校的老师介绍,画这些的初衷是为了给学校增添一些生动、活泼的气氛,也选择了学生比较喜欢的卡通角色,“当初画的时候,不少学生特别是低年级的学生看到就会‘哇’一声,下课了还会站在旁边看。”

  商家:增加印象分

  凤翔路边的中恺城市运动公园内,既有隔离石礅上的大头娃娃,也有墙壁上的涂鸦,甚至公园厕所的墙壁都是整幅的涂鸦画。体育公园的一名负责人表示,这些画都是请人过来设计,然后自己上色的,以后在空白的墙面上也会补上这样的画,因为面向运动人士,涂鸦的内容大多如蝙蝠侠一般酷酷的形象。说起涂鸦的初衷,负责人表示就是为了加深顾客的印象,“比如我们画得比较好或者另类,让顾客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以后他们在其他地方看到涂鸦,就会想到我们这里也有,这就是一种无形的广告。”

  在乐购广场外,有几名大叔阿姨带着孙子孙女在石礅上玩耍,一位阿姨说,以前不时会看到这样的新闻,但是自己亲眼见到还是第一次,确实感到很新奇,自从孙女看到这些“大头娃娃”后,只要路过便会来玩上一会儿,甚至头一次来的时候还不愿意走。

  城管部门:支持有艺术性、正能量的涂鸦

  在采访中,也有市民提出疑问,这样随意在公共场合涂鸦是否是破坏公共场所环境,是否需要相关部门的允许?记者从城管部门获悉,目前没有专门的规定说不允许涂鸦,或是需要经过批准才能进行涂鸦,对于具有一定艺术性或是宣扬正能量的涂鸦,城管部门还是表示支持的,“这些涂鸦对于美化我们城市的环境是有积极作用的,这与挂连环画其实是同样的作用。而且我们城管部门每年也会组织几次这样的涂鸦活动,涂鸦对象一般都是选择工地的围挡。”同时,城管部门表示,涂鸦并不代表可以乱涂乱画。

  链接

  据《环球时报》报道,街头涂鸦不仅仅是单纯的线条勾勒、色彩拼接,恰恰相反,这些缤纷的色彩通常蕴含着深刻的含义,并且会向人们传达某种信息,引发人们的思考。这种街头艺术之所以如雨后春笋般疯长,是因为它能够表达一种形态独特的文化、一种折射群体思想的身份创造,而且由于它是街头艺术,所以人们并不需要付费欣赏。甚至不少国外城市设计了观赏涂鸦的旅游路线。

  法国:在巴黎,涂鸦艺术为各个地区带来了十分活跃的氛围,例如美丽城、巴黎13区、20区、Ourq运河沿岸等地。这里涂鸦墙高高耸立,艺术氛围浓郁。在马赛,街头艺术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兴起了,但最初由于地方政府限制,涂鸦者只能暗中作画。后来多家艺术机构对涂鸦艺术大力支持,再加上近几年兴起的涂鸦运动与涂鸦节,马赛的涂鸦艺术才得以复苏。

  英国:英国最为著名的涂鸦艺术家班克斯,至今活跃于伦敦及布里斯托尔,他的作品分布在这两个城市的市区与郊区,有很多旅行社都组织了步行或骑自行车游览的路线。

  其他国家和城市:诸多著名涂鸦艺术家曾造访过的城市如纽约、费城,现共计拥有3500面涂鸦艺术墙,这些墙均由当地居民亲手绘制的。在南美洲,智利城市瓦尔帕莱索以及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涂鸦艺术蓬勃发展,当地同样推出了免费观光的旅游项目。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穆斯林艺术街区机构编撰目录,统计了分布于首都各地的涂鸦。加拿大城市蒙特利尔,Fresh Paint 画廊展出了当地及国际各大涂鸦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