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高美梅

  水是一座城市的“幸福底线”。

  与往年相比,今夏,太湖街道大桥社区圩田里村的村民“幸福感”有了新提升。为啥这么说?村民陈丕勇日前晒在微信群的一组河道整治前后对比图片以及留言,给出了答案:“以前气温一高,河水会不断散发出阵阵气味,今年圩田里河整治好了,夜晚可以开窗透气,大家都可以睡个安稳觉啦。”一时,圈内好友纷纷点赞。

  治水之要,首在治河。伴随着年初太湖治理暨河道综合整治工作会议的声声鼓点,一场治河行动正在全市铺开。

  毗邻太湖、东连大运河、西接蠡湖,处于生态敏感区域的太湖街道治水任务艰巨。今年以来,该街道积极回应群众反映强烈的河道黑臭问题、有效管住污染的“黑手”,努力让清流早日淌进居民生活之中。“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业内人士提出,在截污、清淤的基础上,还需恢复区域内水系“微循环”,让水体流动起来,真正使清水长流。

  流动的水,关乎民生。只要是百姓反映强烈的问题,都要积极回应!

  6月11日晚,降雨量68毫米;6月27日晚至28日16时,降雨量累计108毫米;7月1日8时至3日13时,降雨量178.5毫米……“幸亏今年街道把那条河整治好了,不然家里又要‘水漫金山’!”说起今年的“暴力梅”,圩田里村村民陈海度淡定的语气中更多的是欣慰。

  陈海度所指的“那条河”,就是圩田里河,一条让当地居民既爱又恨的河道。

  太湖街道水系发达,一级河道曹王泾河、二级河道庙桥港以及蠡湖三大水体在此交汇。目前全街道有河道27条,全长近30公里,水域面积近45万平方米。

  “我们小辰光,这条河的河水不要太清啊,家家户户都是在河滩头淘米、洗菜、洗衣服。”包括陈海度在内的沿河村民,对圩田里河有着太多美好的记忆。

  来到圩田里村,步入一条村道、爬上一座小桥。站在桥上,圩田里河尽收眼底:河水潺潺流过,河道两岸整洁有序,河道一头的排涝站在今夏防汛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今年沿河人家安然无恙,都亏有了它。”陈海度指着排涝站颇为自豪。

  不过一年前,这里却是另一种样貌:河道垃圾多处可见,淤泥沉积,加上村庄地势低,一旦遇上汛期大雨,家里漫水屡见不鲜。“去年汛期大雨,沿岸有82户居民家中进水,我家被连续淹了两次,积水最多的时候都漫到膝盖了。”陈海度多次去社区反映,“这条河不是漫水就是臭味熏人,总得有个解决办法吧。”此言道出了当时沿岸村民的怨气。

  这个众人关注的“老大难”问题,终于在今年年初有了解决之道。

  “圩田里村是全街道重点低洼圩区之一,一到汛期,只要雨势一大,很容易被淹。”在水利战线摸爬滚打近40年,街道水利站站长徐建中对辖内每一条河、每一个闸站、每一寸圩堤都了如指掌。他介绍,按照规划,圩田里河属于过渡性河道,所以近几年并没有进行疏浚,河泥淤积得有点严重。

  流动的水,关乎民生。只要是百姓反映强烈的问题,都要积极回应。为彻底解决圩田里村一到汛期就被淹的窘境,今年年初,太湖街道结合圩田里河道的特殊地形,启动了清淤整治专项行动,整条河道清理淤泥达5000立方米,新建防洪墙200米,加高加固圩堤800米,并新建了一座排涝站。到5月底,排涝站建成,新增排涝量1立方米/秒,成为今夏村庄安全度汛的头号“功臣”。

  “这个还只是一期清淤,明年还要对这条河开展二期清淤。”在太湖街道党工委书记许年平的案头,一份清淤计划一目了然。近年来,街道先后对黄金湾浜、方桥浜等河道实施了清淤疏浚,创建了6条精品河道。通过逐条河排查,下转第2版>>>  上接第1版>>>今年街道制订了河道清淤计划:明后两年将对圩田里河二期、湖东浜蠡湖大道至五湖大道、松坟头浜贡湖大道至庙桥港、黄金湾浜高运路至浜底、顾道里浜闪溪河至大通路等进行整治。

  水质不好,表面在水里,根子在岸上。管住污染“黑手”才是治水的关键一招

  整个5月份,东 社区主任唐鹤新异常忙碌,他牵头成立了企业污水排放督查小组,对辖区内沿河工业企业污水排放资质进行了地毯式的突击检查,检查内容涉及是否有拒不接管、超标排入城市污水管网、私接乱排、排水设施运行不正常等违法行为。

  “55家企业有40家完全达标,其余有相当部分是排水许可证过期,不少企业还存在设备老化、管道漏水等问题。”一番突击检查后,唐鹤新并不轻松。他第一时间召开现场会,发出整改通知书,派专人督促企业整改。

  治水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水质不好,表面在水里,根子在岸上。清淤疏浚,让河水迅速清澈起来,让周边居民受益,但这只是河道治理的第一步,要彻底告别黑臭河道,控源截污是关键。

  打击非法排污,街道毫不手软。今年4月,街道环保办对辖内工业园区企业污水排放进行突击检查,发现有家喷涂加工企业未经环保审批、擅自投入生产。检查人员当即现场取样,随后联合区相关部门对该企业进行了查封、关停。“进入汛期,我们又加大了检查检测频次。”街道环保办相关人士称,对违法生产的重金属污染企业,发现一起,取缔一起,彻底打击企业规避环境监管、违法私自生产等行为,严防污染事件发生。

  工业污水要管好,生活污水同样要截住。太湖街道目前仍有三四成是自然村、城中村。结合辖区内城中村环境综合整治、河道环境综合整治、黑臭水体整治等目标任务,街道将列入河道整治、黑臭水体整治的周边区块和列入城中村环境综合整治计划的区块优先纳入复查计划,重点排查未截污(分流)到位、截污井(管道)渗漏、截污设施运行不正常、私设排水设施等现象。与此同时,扩大排水达标区覆盖范围,重点向居民集中区、工业集中区扩展延伸,对涉及重点河道、黑臭河道等严重制约环境质量的区块,优先纳入新一轮排水达标区建设范围。

  切断污染源是手段,产业提档、转变发展方式才是根本。一组数据显示了太湖街道的决心和力度:近年来街道累计关停“三高两低”及“五小”企业15家,搬迁工业企业195家,否决劝退不符合环保准入条件的项目20个。同时,实施节能与循环经济项目13个,开展技改项目节能评估审查68家,全街道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比重达31%。

  流水不腐,河道要长治久清,还需立足水系“微循环”勾通

  河道淤泥清干净了,各种污染源堵住了,产业对环境的影响变小了,是否就能实现区域清水遍地流了?“从多年的治河经历来看,问题可能没这么简单。”业内人士这样分析。

  这个夏天,“梅姑娘”颇为任性,时不时下场暴雨发威。“今年雨水多,对改善河道水质倒是有利的,但主汛期后的高温期、枯水期则是河道黑臭的高发期。”在太湖街道水利站简陋的办公室里,徐建中指着河道现状图说道。

  太湖街道曾有大大小小河道、支浜60多条。随着城市化的推进,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市场的崛起,不少河浜湿地都被填埋改造。填塞河道后,调蓄水面减少,给防汛和生态保护带来双重压力。

  “河道被缩窄或堵断使水流滞缓不畅,河水自净能力会降低,再加上夏季高温水位降低、河道淤泥发酵等,就会加重水质恶化。”徐建中介绍,诸如邹家弄浜,其南与华庄街道的水网不通,北与曹王泾河不通,俨然成了个大池塘,王巷浜、曹巷浜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摊开无锡水系图,从面上看,无锡城中心以外,大的水系格局变化不大,但水系的生态环境正在发生变化。2007年供水危机发生后,我市对入湖河道实行关闸截污。大运河以南的河道由此不再流向太湖,而是或者向东排入望虞河,或者向北排入长江,或者排入大运河后向下游最终排入长江。“这就导致虽然有些河道是相通的,但由于关闸等多方原因,平日里水流并不畅。南桥于湾里浜就是这个情况。”

  治水行业内有个传统的“两部曲”,第一步是截污,第二步是河道清淤。可是,这“两部曲”对于南桥于湾里浜一点都不管用,连续两年截污、清淤后,水质还是越来越差。经过半年多的实地调研后,徐建中发明了“第三部曲”——调水。“老话说的好,流水不腐!”街道为此新建了泵房,每天定时把附近河道的活水注入于湾里浜。一段时间下来,大家欣喜地看到,于湾里浜的水质真的改善了。

  “一条河道清爽一天,或许并不难,难就难在长治久清。”业内人士称,水环境治理,除了清淤、控源截污外,还需尊重万物自身的规律。从区域的情况看,只有立足水系“微循环”勾通,让水体循环流动,有来源、有出处,才能既有利防汛又改善水质。

  水是大自然对我们的丰厚馈赠。还自然一河清流、还太湖一湖碧波,是我们的应尽之义。

  相较于太湖治理这篇“大文章”,太湖街道水环境治理或许仅仅是破题、起步、开头,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还有不少困难要克服,还有很长的路要坚持走。

  然而,我们欣喜地看到,无锡,正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人与水的故事,已然揭开了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