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上午,由南京大学文学院主办的“戏曲与江南文脉”分论坛在江苏无锡召开,会议分上下半场,主持人分别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孙书磊教授及浙江传媒学院伏涤修教授。上半场议题为“戏曲与江南文化”,下半场议题为“江南戏曲文献与戏曲史”。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朱万曙在《文脉与戏脉:戏曲文体再认识》中谈文脉与戏脉关系,从文体角度研究戏曲,还有再思考的空间。戏曲文体是综合艺术,是综合性文体,兼具抒情传统、叙事传统等,骈文、散文、诗词等文体都融入其中。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范金民《花雅之争:清中后期江南昆曲与其他地方戏曲的竞争与消长》认为,清代嘉庆初年,苏州戏曲同行请求官府禁止昆曲、弋声腔之外的花步剧种演出,表明看是艺术指正,实际上处于市场及票房的考量。但官府的禁演,并未产生明显效果。从中可看出昆曲并非为人人所喜爱,在文人士大夫中也不是唯一的首选。到了清代后期,江南城乡因花鼓、滩簧、弹词等戏的盛行,不但昆曲市场凋零,其他传统地方剧目也不景气。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刘水云《结社演剧:明清文士与戏曲的结缘及其戏曲史意义》探讨明清时期特殊的戏剧文化现象——文人结社演剧(包括度曲。明清文士搢绅、优伶乐伎的亲密关系,促成文士结社与戏曲的融合发展。这种结合推助了戏曲创作和演出的繁盛,同时社集演剧也强化了文人结社的娱乐化倾向,扩大了文人结社的社会影响力。

  辽宁大学胡胜《江南名丑孙正阳与京剧舞台的刘姥姥》选取个案,探讨京剧舞台上的刘姥姥戏。认为孙正阳新编戏《刘姥姥》中的刘姥姥“丑”出境界,值得重视。

  王宁、伏涤修两位教授则分别以《“在场”与“平视”:明清竹枝词视域中的江南戏曲文化》及《宋元南戏历史人物故事剧述略》江南戏曲文化的类型戏曲的命名及文化意义。

  下半场由伏涤修教授主持,围绕“江南戏曲文献与戏曲史”展开研讨:

  中山大学教授黄仕忠《<香囊记>作者、创作及其在戏曲史的影响》,认为《香囊记》作者并非邵璨一人,而较为复杂,是多人所作。此外《香囊记》宣扬伦常道德,掀起文人写作创作南戏的第一个潮头,成为明中叶戏曲史的一个转折点。

  中山大学教授康保成《试论俗曲体戏曲及其在中国戏剧史上的地位——以蒲松龄<孃妒咒>为中心》揭示《孃妒咒》的学术史价值,这部作品有生旦净末丑的脚色提示,有演员上下场提示和上下场诗,有代言体的唱词和念白,南北曲的俗曲曲牌也得以使用,这些,都表明当时俗曲体戏曲已经形成。

  厦门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杨惠玲《清董榕<芝龛记>传奇编刊考述》认为董榕《芝龛记》在清乾隆至道光年间至少刊刻8次,行成9个版本。并挖掘并刊过程中的个体心理建设、家族文化建设和意识形态等丰富内涵。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左鹏军《<人兽鉴传奇>的情节结构与宗教哲学意味》介绍20世纪40年代王季烈所撰《人兽鉴传奇》,此剧创作于抗战时期,部分内容取材于唐文治《茹经劝善小说》,以传统戏曲形式对世界文明、中国文化的现代化过程及其经验教训进行了深刻反思。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孙书磊《家族文化与叶小纨<鸳鸯梦>创作》从江南文化中家族文学群体创作戏曲的现象出发,认为叶小纨的家族文化对其创作有影响。同时,《鸳鸯梦》创作也与叶小纨家族的戏曲互动有关。此外,婚姻生活及亲人的不幸也对叶氏的创作产生很大影响。由此,可管窥清代女性戏曲家创作的一些特征。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李舜华《一代典乐的归隐:沈璟生平与嘉靖以来的政治》从明代文学由北而南的格局变迁出发,以汤显祖和沈璟的争论为背景,重新审视沈璟在晚明曲坛的位置。李教授认为沈璟散尽诗文作品,独留戏曲作品,与沈璟家族的出处有关。但万历以后的朝政格局,使得沈璟在宦海风波之后,绝望于仕途,故以词曲而隐。沈璟考订音律的意义在于学术本身,本非有意参与当时的曲坛之争。(尧育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