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晚八点多,无锡蓝天救援队蓝盔突击队在太湖边进行夜间训练时,突遇落水市民。队员李用鹏穿着短袖和短裤跳入冰冷的水中,经过十分钟的紧张救援,最终成功救起落水者。

  寻人黑夜里传来微弱的呼救声

  蓝盔突击队是无锡蓝天救援队执行最紧急救援任务的战斗小组,突击队成员必须掌握多项救援技能,平时经常进行各种严格的训练。

  25日晚六点半,蓝盔突击队按计划进行负重训练,沿太湖边徒步十公里。一个半小时后,队伍行至明月山庄时,队员李用鹏隐约听到了微弱的呼救声,当他想辨析方位时,声音却又消失了。半分钟后,细微的“救命”声再次响起,队员们判断声音从鼋头渚牌坊方向传来,距离这里约两公里,大家立即一边以冲刺的速度狂奔过去,一边通知离鼋头渚最近的保障队员薛剑青。双方会合以后,却依然找不到人。此时,一辆警车到达现场,民警表示有路人拦车说听到这里有人喊救命,却不知道在哪里。

  于是蓝天队员和警察分头到附近拿手电搜寻。一波人往鼋头渚大门沿线找,其余人分别在新、老宝界桥排查桥洞。十分钟过去了,依旧找不到。

  宝界桥边停了一辆车,车里没人,会不会是车主发生意外?正当组长陶俊董准备拨打114查询时,在新桥上的队员用手电照见了老桥从北往南第三个桥洞的水面上,浮着一张人脸。

  救援下水的那一刻“真冷啊”

  找到溺水者后,李用鹏迅速脱掉了羽绒服和毛衣,只穿着救生马甲、T恤和短裤,翻桥下水。从桥身到水面有3、4米的距离,扑通一声扎进水里的那一瞬间,小李的感受是“真冷啊”!身体的应激反应让他呛了几口水。然而没时间难受,他便游向落水者。那时,落水的少年已经冻僵了,出现失温症,只剩口鼻露在水面,意识也是模糊的,只能哼唧几下。岸上的队员们怕少年“睡过去”,一直朝他喊话,让他坚持下去。小李绕到少年背后,一手拖着他的脖子,一手用队友放下的绳索绑住对方的身体。同时,岸上的民警也丢下来一件救生衣,由于少年身体僵硬,李用鹏把他的一只胳膊穿进去以后,另一只怎么也套不进,只能把救生衣另一侧下摆带子解开,再穿好。落水现场唯一的最近的上岸处便是桥与岸夹角处垂直的河堤,岸上的人们先把系着落水者的绳子往上拉,小李则继续在水里泡着,等少年被救上岸了,他才上去。从他下水到最后上岸,整整十五分钟的时间,小李的身体已经出现反应了,吐了好几口湖水,浑身打哆嗦,手心感觉麻麻的。

  这是24岁的李用鹏第一次在冬天救人。之前虽然也有过演习,但是紧张感跟这次完全不能比。当晚一行人,为何是他下水?组长陶俊董说,情急之中综合考虑,小李是退伍军人,身体素质最好,考虑到救人时队员的安全问题,小李最合适,而他也是义不容辞地主动要求下水救人。

  提醒落水遇救一定不要挣扎

  少年上岸后,队员们帮他脱掉湿透的衣服,用保温毯裹住,陶俊董检查了他的身体,发现还有呼吸,脉搏微弱,随后由赶来的救护车送往医院治疗。

  陶俊董说,这个少年能被救上来,算是命大,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了,再晚五分钟就没办法了。“水太冷,这个孩子被冻僵了,双手一直抱在胸前,不能挣扎,再加上冬天衣服多,增加了浮力,所以脸还能露在水面上。如果是夏天,落水者越挣扎越会往下沉,所以落水后一定要放松。”

  他也提醒市民,如果是见义勇为,也要量力而行,救援队因为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懂得救护知识,而普通人也应该掌握一些,比如救溺水者,一定要从背后托起对方脖子或者腋下,保证口鼻露出水面呼吸即可,并告诉对方要放松,不能正面救助。“因为人落水后的本能反应就是双腿像踩楼梯,双手往下压,只要抓到什么,都会往下按,如果正面去救,很可能被按到水下出现危险。”(晚报记者 王晶/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