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群众昨天送别奥运老人何振梁上千群众昨天送别奥运老人何振梁

  昨天清晨,北京西郊八宝山革命公墓,中国奥委会名誉主席何振梁遗体送别仪式在这里举行。上千名群众闻讯自发前来,为这位可敬、可亲的奥运老人送行。

  记者早上7点打车赶往八宝山公墓,的哥一听目的地,立马说:“这么早,是去为何振梁送行吧。”他说,何振梁是申奥有功之臣,老百姓都知道他。将记者送至八宝山,远远看着东厅门口悬挂的黑底白字横幅“沉痛悼念何振梁同志”,的哥下车深深鞠了一躬。

  8点10分,一辆面包车缓缓驶来。“何老来了。”何振梁与奥林匹克陈列馆馆长徐韦轻呼一声,记者与何老亲属一起,用目光迎接何老到来。

  车门打开,躺于棺木中的何老被八位工作人员抬了下来,上盖中国共产党党旗。与何老的最后一面,竟是如此相见,鼻子不由得酸了起来。人群中,抽泣声起,何老的妹妹、外甥女等,已泣不成声。

  记者随亲友进入灵堂,迎面端放着何振梁夫人梁丽娟所书挽联:“阿梁莫走远,待我结发来。”阴阳相隔,生死契阔,人间至痛莫过于此。

  何老仙逝,最痛者莫过于梁丽娟。记者曾问何老:“您工作那么忙,梁阿姨与您不离不弃,你们浪漫吗?”何老笑着说,浪漫啊,有次在莫斯科,结束工作后与她漫步红场,头顶蓝天白云,身边便是克里姆林宫,童话一般的建筑,很浪漫哦。这样一份深沉的爱情,突然就离开了。但梁丽娟却是那样坚强,昨天面对声声保重,她反而安慰大家:“不要太难过,阿梁走得很安详。”只是,看到专程前来送别何老的巴赫夫人,梁丽娟不由得悲恸万分。毕竟,数月前,她才替何老尽地主之谊,陪巴赫夫人来锡参观何馆。之前那“我已有心理准备”的话语,只是一种宽慰,对我们,也是对她自己。

  将何老送入灵堂后,记者走到东厅外,这才发现,等候送别仪式的人已排成长队,他们打着送行的横幅、手捧何老照片、胸前佩着白花,沉情悲恸。

  作为家乡人,副市长华博雅率市有关部门负责人代表家乡人民前来为何老送行。何老将一生珍藏的奥运相关物品赠予家乡,为家乡留下一笔宝贵的奥运遗产。“百米玉雕”是何馆的镇馆之宝,其捐赠者李明昨天也从浙江赶到八宝山,他说,“百米玉雕记录了古代奥林匹克到现代奥林匹克的发展过程,能落户何馆是莫大的荣幸”,他告诉记者,如果没有何振梁的努力,奥运会也许不会这么早来到中国。在他心中,何振梁是一个坚毅、儒雅的人。

  队伍中,记者看到了许海峰、叶乔波、王义夫、杨林、张山、钱红等奥运冠军。“何老为提升中国体育在世界上的影响和地位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国体育将永远感谢他。”中国首枚奥运金牌获得者许海峰动情地说,那枚金牌,便是何老为其颁发的。

  何老的无锡同乡、中国国际象棋队总教练叶江川也来了,他说,在体育系统,何老是个高风亮节、令人敬重的前辈,国家体育总局除出差在外的人,能来的都来了,都要送何老最后一程。

  曾与何振梁在北京奥申委合作过的杨澜也赶来送行。杨澜红着眼圈说,与何老共事是自己的幸运:“何振梁老师是我非常尊重的长者。他把一生献给奥林匹克和中国体育外交。在我心中,何老很有学养,他的人格魅力、儒雅风范、诚恳为人,为中国在世界舞台赢得了真诚的友谊。”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夫人克劳迪娅·巴赫,国际奥委会执委吴经国,委员霍震霆、杨杨,名誉委员高斯帕以及来自中华台北奥委会的代表也都专程前来参加悼念活动。何振梁逝世后,巴赫主席发来悼词说:“何振梁先生帮助奥林匹克大家庭更好地了解了他伟大的祖国、人民和灿烂的文化。奥林匹克运动自此失去了她最热忱的大使之一。”

  无论官阶高低,无论贫穷富贵,无论是不是与体育有缘,人们都记住了何振梁的名字。“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这是何老的境界,也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斯人已去,风范长存。